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管家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管家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送走了赛尔特侯爵,张重的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以后所有的赛尔特家族的用衣都由张重家供应,这是多么大的一份定单,本来张天还有点犹豫,可是赛尔特留下了3000金币之后,张天还是决定试一试。

  张天经历了今天的事后,跟是觉的儿子张大了,爷两聊了很多。

  张重知道在城北有不少的奴隶贩卖,虽然很少去,但张重知道那些奴隶有不少是手艺精湛者,这次家里的裁缝店准备扩张,正好去看看,张天也觉的儿子想法很正确,但是毕竟以前一直很穷,两个人决定去看看。

  所谓的奴隶市场,只不过是城墙下面的一块空地,不是很大,每家都有一个独立的帐篷,里面关押着或多或少的奴隶,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腐臭味,张重和张天两个人皱着眉头,看着一个个空洞的眼神,两个人都是心中感叹很不舒服。

  周围的奴隶主看见只有张重两个人,也没在意,两个平民能有钱买奴隶吗?特别是两个人那种傻乎乎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来,更是不屑一顾,继续聊自己的。

  两人很快的就转完了一圈。

  忽然张重看见在靠城门的一角,一个破烂的垫子上躺着一个老头,一个浑身散发着恶臭混身是伤的老头,边上一个身材娇小,但是往脸上看去,却是长满了黑斑,裸露出来的手上脚上也同样星点的长着同样的斑点。

  张重皱了皱眉头,心头的一根弦好象被人碰疼了一样。

  “爸,我们把他们买下来吧。”张重道。

  张天顺着儿子的目光看去,叹了口气,点点头。

  “这两个人我要了。”张重看见边上的折叠椅上躺着一个肥胖的人,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他们两个奴隶主。

  胖子看了两人一眼,也没有起身,冷冷道:“3000金币。”

  “啥!你怎么不去抢。”张天现在才知道自己带来的1000金币根本就相差太远。

  “乡巴佬”胖子嘟囔了一句。

  “恩,你看能不能便宜点,那个老人都病那样了。”张重忍住心中的愤怒说道。

  胖子厌恶的看了眼那边躺着的老头,犹豫了下道:“这一路东来,他们吃我的住我的,3000金币已经是最少了,不过看你们的样子到也象诚心买,那我让下2500金币你带走。”

  那边的女孩好象知道这边在决定自己的命运,大眼睛带着些许的期待些许的惧怕,张重心中又是一痛,这么大的女孩正应该是在学校快快乐乐的时候,是什么让她变的这样。

  “好,我回去拿钱。”张重不忍心在看,让父亲在这照顾一下。

  没多久张重就跑了回来,直接把2500金币丢在了地上,小心的看着那个女孩道:“跟我们回家吧。”

  女孩忽然跪在地上给张重和张天磕了三个头。

  “快起来孩子,快起来,咱家不兴这个。”张天虽然心疼钱,但是这件事上他还是赞同儿子的。

  两个人顾了个马车,把有病的老头抬上了车,并让小女孩也坐在车上,而张天父子两个却在马车后面跟着。

  三天的时间。

  老头总算被张重请来的教会牧师和药师给救了过来,张天一家淳朴的本性更是让老头暗暗感激,只是那个女孩脸上的黑斑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以前的事我都忘了,叫什么还不是个代号,以后我就叫张忠好了。”老头病好了,本来张天的意思是送老头回家,可是被张忠拒绝了,这个大陆在哪还不是生活,特别是经历了这么多,张忠也不想在走了。

  “这是我做奴隶时认的孙女,她不怎么爱说话,但要不是他我也活不了这么久。”张忠很是感慨。

  张母在边上听的也是直流眼泪,拉着女孩的手就一直没有松过。

  “我叫微微安。”女孩明显还是很腼腆,但眼中流露的却是开心的神色。

  几个人看见微微安的样子哈哈大笑,更是在心中为微微安的样子而惋惜。

  “天哥,过几天小重上学的时候,能不能带小安一起去。”张母知道奥古学院的收费很贵,估计张家要是拿出来的话,就只能在过原来的生活了。可是看见微微安不安的样子,张母很心疼。

  张天闻言并没有说话,可是张母焦急的样子,张忠希翼的眼神包括微微安不可置信的样子都看在了眼里。

  “小重,钱是你赚的,你拿主意吧。”张天虽然心中有了主意,但考虑了一下还是把问题抛给了张重。

  “好,那我就带微微安去上学。”张重道。

  张重说完话,张天和母亲都笑了,看来很是满意,微微安眼睛泛红,心中本就没有奢望,做为一个奴隶能摊上这么好的人家已经很满足了。

  “放心,虽然没有钱,但我想我还是有办法把裁缝店开起来的。”张忠神情激动,直接站了起来,他知道张家很穷,也知道张家的人都很善良,但没有想到能善良到这样。

  “孩子,到学校一定要听你哥哥的话,他的本事可大了。”张母现在对微微安的温柔让张重都有点嫉妒了。

  “恩。”微微安脸色一红,偷偷的看了眼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