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恐吓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恐吓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虽然盗贼人数很多,可是洛克等人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惧怕,每个人都守住了自己负责的车辆。

“老规矩,留下一千金币放你等过去。”一个红头发满身横肉的家伙走了过来,身后,站着一排手上燃着活的弓箭手。

洛克面色一冷,道:“这是嘉科男爵的商队,我想我们一人退一步,这件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日后相间,也算是个朋友。”

“哈哈!~”

众盗贼大笑,就一个小小的男爵在奥古帝国的地面上还真算不得什么,现在这个佣兵竟然那这个名头来吓唬人。

“看来,你们是准备硬闯了?”匪头斜眼看了下车队,冷笑道。

“怎么你还想留住我们?”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车后传来。

张重知道这是蔷薇团的那个女剑士,果然在两女的陪同下菲斯特慢慢走了过来。

那匪头好象认出了女剑士身上的蔷薇标志,面色微微一变,但还是挥挥手,示意手下做好准备,根本就没有打算退让。

“抢!~”匪首第一个奔着蔷薇剑士冲了过去。

马上双放就杀了起来,一方是人数众多,一方是D级的佣兵,张重第一次进距离的接触到死亡,很快在洛克的大剑下张重的身边已经躺满了尸体。

那边雪依也是不住的发出冰球术,无数的盗贼的倒在了马车前。

忽然张重看见前面马车那个一直开着玩笑的瘦小佣兵被几个人砍死之后,身上一冷。

“吼!~”

张重抽出错骨跳下了马车,直接杀入了人群,洛克一急,可是守护马车更重要,心中只能希望新认识的这个小兄弟平安无事。

张重的刀越来越快,除了前几刀感觉怪怪的之后,发现人比魔兽要好杀,基本一刀一个甚至一刀两个,就连腥腥的血味也和魔兽没有区别。

盗贼很多,张重速度也很慢,一步一步,可是张重的手速现在要是有人看见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喊出来,超过470的手速,就是圣阶的高手也不一定能达到。

洛克感觉自己的压力越来越清,向张重那边担忧的看了一眼。

“啊!~”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洛克手一抖,差点没有握住手中的剑,眼前是的景象是他一生也忘不了的。

满地的尸体,没有一个活口,全部一刀毕命,张重洁白的布袍上却没有沾上一点的鲜血,每走一步身边就有数人躺下。

“魔鬼,他是魔鬼”不知道是谁先喊的。

“天啊,魔鬼来了。”反应过来的盗贼撒腿就跑,在也管不了同伴的死活。

本以岌岌可危的匪首,怨毒的看了眼张重,虚晃了一招,也跑了,只留下了满地的尸体,和虚脱的众人。

张重呆呆的走回了车上,在众人惧怕的目光下坐在了洛克的边上。

“哎”洛克很理解张重,自言自语的看着前方道:“我第一次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那次我吐的淅沥哗啦,慢慢的就习惯了,这个大陆本就是强者为尊的时代,想那么多没有用。”

雪依也是脸色不好,脸色苍白的回到了车里,剩余的几个佣兵把死了的几个同伴挖了坑直接埋了,脸色都不好,但还是走过来宽慰了一下张重。

“哈哈!~又有这么多的新鲜材料。”一个阴阴的但明显嫩稚的语气传了过来。

一个十五六岁,身穿黑色布衣,带着副黑色缠鱼手套的人走到了刚才战斗过的地方,一边翻看尸体一边笑呵呵道:“喂,大胡子,这些个尸体我帮你们处理了。”

洛克皱了下眉头没有说话,就是张重也只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那人也不在意,拿出个骨头做成的法杖,法杖的顶端更是一颗黑色的眼睛状的宝石,双手折叠,慢慢画出了一个怪异的图案,然后站在中间,满眼的兴奋。

“地狱深处燃烧不熄的灵魂啊!感受吾的痛苦,聚集在我的身边,以我的名义,成为我的护卫,粉碎所有阻挡我的人!--招魂。”

原本横七竖八的尸体,忽然间就象真的听见了召唤一样,慢慢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聚集在了少年的边上,张重心中惊讶,那些佣兵更是惊恐的喊道:“亡灵法师,是邪恶的亡灵法师。”

洛克也是一脸愤怒的拿出了大剑,要知道大陆上的亡灵法师因为一生都在和尸体打教导,有的为了修炼甚至拿活人做靶子,所以一提起亡灵法师肯定会是让人愤恨和惧怕。

那少年聚集好尸体后,很不在乎别人的表情,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再见啊!愿你们一路顺风。”

奇怪的人,洛克忍了忍,拿刀的手又慢慢的放下了。

菲斯特看看周围恢复了原样,点点头道:“所有死了的佣兵每个人多给10金币,也算进一点心意吧。”

众人对菲斯特的好感又上升了点。

张重慢慢的也放开了心结,反而没有看见雪依有些担心。

过了黑水,已经到达了商队要送的地方,洛克这次没有收众人的钱,反而告诉张重,回到了帝国一定要去找他。

张重笑着跟众人告别,可是刚转身就发觉不对劲,就看见雪依冰冷的站在自己的身边,也对着那蔷薇剑士挥了下手。

“她不会是要跟着我吧?”张重心中暗想。

张重不动,那雪依就站在边上也不动,张重无奈只好上路,果然那雪依在后面慢慢的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