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交易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二章 交易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重,剩下的这么多僵尸怎么办?”雪依道。

张重看着这满山谷徘徊的僵尸,真搞不好哪只就跑到山下,皱了皱眉头,还是杀死之后找个山洞给埋了吧。

两个人刚要分开寻找山洞,就看山石的一角慢慢的爬出了一个身穿蓝色牧师服的老者,张重看的心中一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有了这个牧师,这下这些个僵尸就好处理了。”

“赞美光明神,两位小友这种跟死亡生物战斗到底的决心让我佩服。”牧师面带笑容道。

张重知道这个老家伙刚才不知道藏哪了,这时候才出来,但还是道:“有什么事吗?”。

牧师不在意张重的样子,反而厌恶的看着一群群的僵尸,“这些背叛光明的罪恶人,迟早都要下地狱的。”

张重很礼貌的和雪依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牧师又虔诚的赞美了几句光明神后道:“我看出来的阶都已经达到了黄金阶,不知道能不能帮我个忙?”

“当然我也不会白让两位帮忙,我会帮助你们把这些肮脏的家伙处理掉的。”牧师道。

雪依听后,脸上现出讥笑的表情,张重也笑了笑,“清除这些黑暗生物本来就是牧师的职责,到他嘴里反倒成了自己应该做的了。”

老牧师的脸上也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故意装做恍然大悟,“我这正好还有一件装备可以送给两位,你们看怎么样?”

张重到不在乎什么装备,直接问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需要我们效劳呢?”

“赞美光明神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牧师尖叫了一声,然后郑重道:“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前一段时间在一次游玩的过程中被一只二级的吸血蝙蝠给咬到了,要想彻底清除这种毒素,必须要弄到九条紫玉冰蛇的蛇丹做药引,而据我所知,这天目山下就有一条紫玉矿脉。”

“恩,你的意思是我们跟你下去?”张重问道,雪依不清楚里面的危险,张重可是知道,当初军中那么多的高手一起下去,还不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抬上来一个,特别是那些速度奇快的黑暗生物,张重也没有把握。

“我的这件装备叫隐秘项链,可是光明系的黄金装备,还是我当主教的时候教皇亲自颁给我的,能消除一切的负面影响,而且对光明系的魔法有一定的圣光加成。”牧师诱惑的说道。

“我们又不是光明系的。”雪依也听明白了怎么回事。

牧师想了想道:“我是南卡斯的大主教菲廉,这次事成后,我会额外给你们1000金币。”

金币的诱惑力对张重来说绝对别装备还要大。

雪依慢慢的站到了张重的前面,道:“这才一件装备,而我们有两个人,我知道每年都会有不少人教会进贡大批的装备,我想你应该在给我们加一件。”

菲镰不愧是南卡斯的大主教,见两人答应,连忙道:“好,我看这位的职业是个刀客吧,我就送他一个含光缠手-碎尘,是由南海虎鲨皮而制,可以带在手上,增加手对武器的感知,可以抵挡四阶以下的任何水火魔法,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雪依不在说话,那意思全不由张重做主。

张重点点头,“那这些僵尸就有劳主教大人动手了。”

菲镰哈哈一笑,正好拿这次机会证明一下光明神的伟大,也不推脱,“那就看我的吧。”然后把右手放在了左手的一本厚厚的书上,满脸的虔诚。

“王者之灵呀,倾听我的呼唤,让元素精灵们摆脱困扰,恢复自由的灵魂——解脱之光 !”

就看见一片巨大的白光笼罩在了山头之上,这还是张重第一看见威力这么大这么广的魔法,就是雪依的眼睛也张的大大的。

菲镰很满意接着效果,接着吟唱道:“ 在虚无飘渺中享乐的天使们,请回到纷扰污秽的尘世之中,因为不洁的空气,需要用你们的力量来澄清。净化吧!堕落的大地!--圣光!”

“滋~滋~!”

所有的僵尸都发出本能的惊恐声,被圣光照到了地方立刻象是被溶解了一样,滋拉拉的化成了水,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这圣光只是对黑暗生物有效,对别人是没有做用的。”雪依看的出来张重的脸色很不好,这个菲镰估计也就是个黄金阶中期的实力,但没有想到威力却是这么大,这样一想,地下之行,看样子不是那么的简单。

菲廉很满意的看着两人。但是脸上疲倦的表情还是证明这两下基本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

“走吧,我知道有个地方是当初战乱时废弃的一个矿洞。”

三个人边走边聊,张重惊讶菲镰的博学,更惊讶他的记忆力,能找到这么一条小的不能在小的小路,甚至走到了矿洞的门口两个人才知道这个比看起来比狗洞大不了多少的地方竟然是入口。

“爬进去?”张重指了指,要是光自己还可以,可是身边还跟着一个冷傲的雪依。

菲廉无奈的笑笑,没有办法,洞口就这么大,难道用武力破开,外一把洞口震塌了呢。

“我可以试试。”雪依轻声道了一句,在张重看过去的时候,脸微微红了一下。

“好好,那我先进去开路。”菲廉听见雪依说话,生怕他反悔一样,也不怕洞口有没有魔兽的守护,一头就钻了进去。

没有了外人雪依对张重笑了笑,虽然只是微微一下,但张重又呆了,无奈雪依只能轻咳一下,第二个钻了进去。

“他竟然又对我笑了。”张重美美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