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小灰出场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小灰出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重看了眼身前围的密密麻麻的掠食者,手中用劲的握了握错骨惊风,心道:“看来只能强行召唤小灰了,虽然自己的等阶不够,但按照幻境中和小灰的默契,也不是没有可能。”

张重决心一下,静心决强行高速运转,眼睛慢慢变的血红,一股血腥的味道从身体内发出,雪依等人看张重样子怪异很是担心,可是张重现在心中却是说不出的欢喜。

小灰早在张重的兽王戒指内就知道了张重目前的困境,虽然嘴上嘲笑小白和张重,但是嗜血的本能还是强烈的渴望能出去一次。

两人配合强行突破。

“呼噜呼噜!~~”

极度低沉压迫的声音,叫声是刚刚出现的小灰发出的,代表它现在很生气。

小灰鄂鱼的头上现在已经多了两个鳞质的小肉角,坚硬的龟壳中间也密密的长出一长串的倒刺,尾巴更是粗的吓人。

“天啊!赞美光明神,张重你不会告诉我这个传说中的圣兽是你的宠物?”菲廉目瞪口呆的看着凶狠的鄂龟,雪依更是目光异彩的看着张重。

“哦不,一个人最多只能拥有一个宠物,你是召唤师,绝对是那失传的召唤师。”菲廉见多识广,一下就认出了张重真正的职业。

“呼噜呼噜!~~”

墙壁上布满的掠食者嘶叫了几声后,一点点向后退去,张重三人的心中松了口气。

“呼噜呼噜!~~”

小灰的声音并没有停,而且越发的愤怒,张重仔细的看去,见前方的岩石后面,爬出来两个异常高大的掠食者,看身躯有一人多高,嘴角滴着恶心的白色黏液,眼光更是死死的盯着小灰。

“是掠食者进化的后的掠夺者,估计有六阶的实力。”菲廉担忧的小声说道。

张重转转身子,走到了小灰的身边,只要掠夺者一动,他肯定毫不犹豫的一刀砍去。

小灰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身子低了低,猛的一抬头“呼·!~”一个巨大的火球飞去,尾巴一摆旁大的身体直接窜了起来,一口咬住一只掠夺者的前腿,就往后退,边推边拿爪子拍打着,不到一会就给掠夺者分解了,留下浓浓的血腥味和一地的残渣。

那边张重的速度更是只快不慢,一个人硬过去,“三连斩”把掠夺者狠狠的拍在地上。

“哼!~”张重肚子一痛,刚挥完刀就被掠夺者的爪子抓了去了一大块肉。

“雪暴”

雪依看见张重受伤,顾不得自己,连续三个大雪球直接砸到了地上。

那掠夺者身体强韧,虽受两人的攻击比较狼狈,但还是左跳又突。

“呼噜!~“

小灰又是一个大火球直接把巨石炸碎,然后扑了上去,掠夺者明显怕了鄂龟,几次想逃,都被张重给逼了回来。

“噗!~”

张重抓住机会一刀砍到了掠夺者的腿上,小灰窥住时机张口咬掉了掠夺者整个脑袋,也不顾满头满身的鲜血大嚼了起来好象很享受一样。

雪依看见鄂龟的样子,有点想吐,菲廉却拉着张重的手说什么也要他加入到光明神的怀抱。

“走吧”张重的精神力一松,小会直接回到了兽王空间。

“叮!~消灭五级兽王两只,触发兽王分支任务!要求消灭掉五十只五级兽王,任务奖励???”

张重一楞,兽王戒指里的声音直接在脑中响起,没想到在外面的世界里竟然也能有奖励和任务触发,这是张重怎么也没有想道的。

“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走吧。”张重道。

三个人这次更是小心,一路上到也遇见不少的黑暗生物,可惜都没用到张重和雪依动手,就直接被爆发了的菲廉给直接净化了。

“不对劲。”张重心中一动,让两个人停了下来,“你们看,这一段的路上土质坚硬而且没有一点的浮土,明显常有人走过,在看两面的石壁乌黑发亮,这是长期摩擦所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有人。”

“有人?”

菲廉一惊,连忙小心的向四周望去,雪依紧紧握着法杖站在张重的身边,“你不会看错吧,这都是地下了,而且到处是黑暗生物怎么可能会有人?”雪依小声问道。

“但愿是我判断错误,可是你注意没有这地面上的一些痕迹很新很新,应该是刚刚经过。”张重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张重眼神坚定,“既然到了这里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怪物。”

越走越亮,矿洞一下变的异常的豁亮,竟然是一个天然的地下溶洞,中间是一个洼地,里面有个大不池塘,地上,洞顶都有直立而出的石柱,在往外看,是密密麻麻的矿洞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三个人小心的走到池塘边,就看水不是深但各种鱼类却是不少,不时的能听到丁冬的滴水声,池塘的边上还零星的长着些大叶的野草。

光亮就是从各种颜色的石头上发出的,这些石头或镶于石壁,或倒挂于洞顶甚是美丽。

“我们走哪边?”雪依看了看四周。

张重见菲廉也看向自己,苦笑了一下,在几个矿洞口仔细的看了看,道:“我们走这条,这边的土纸干硬而且没有一点腐臭味。”

两个人都很相信张重的判断,每人喝了点水,也不做休息。

张重选的是中间的那条最宽的路,很是好走。

“啊!~”

三个人走了没多远都楞住了,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