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狗头人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狗头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正前面的一个矿洞里,横放着几台手推矿车,车上堆满了刚生产出来的矿石,而且采矿时的叮当声不觉于耳。

三个人小心的向面里看去,数十个狗头人身的矿工正在挥舞着镐头,几个身材瘦小或明显年老的狗头人则用手把开采出来的矿石一块块的般到车上。

在这群矿工的中间和高台处能看见几个矮小丑陋大耳朵的人行怪物,手中挥舞的鞭子走来走去,看那干裂的手指竟然成三掰状。

“赞美光明神,这是在神魔大战中就消失了的狗头人一族,没想到竟然是被关在了这里。”菲廉激动的在胸前画着古怪的符号。

张重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的人,小声问道:“那些矮小的人是什么人?是矮人族吗?”

“不,不,我的孩子,他们就是地精,一群胆小但又狡猾的家伙,看他们的肤色和样子,应该是属于加背山的卡羧一族。”菲廉道。

张重点点头,心中却在计算怎么能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穿过这里。

“这些个地精守卫到还好说,只是这些个狗头人却难办了,他们嗅觉灵敏,动作奇快很不好对付。”菲廉道。

张重低头在想办法,雪依也在想办法,忽然就听身后一个惊诧的声音,“你们是什么人?”

张重心中一惊,光顾想事情了,竟然放松了警惕,一回身,错骨惊风已然压在了身后发出声音的狗头人身上。

这狗头人双手推着矿车,满眼的恐惧,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出现三个人类。

“你,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狗头人声音颤抖。

“别说话。”张重的刀向下压了压,回头看见里面并没有觉察到这边,这才松了口气,“我问你,你们这里有多少守卫,怎么能穿过这里?”

狗头人这时候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么的恐惧,仔细看了眼三个人,却反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我们只是捉几条紫蛇,你带我们去,事后我们放你了你。”张重也不忍瞒。

狗头人听后没有说话,而是想了想道:“那紫玉蛇本身就藏在紫玉矿处,那里戒备森严,更有精灵大人在那边巡逻,你们没有机会的。”

“精灵?”张重听的一楞,那是爱好和平的民族,张重也见过,怎么会做了这里的守卫。

狗头人看张重不信,连忙道:“他们是精灵族中的一种,是背叛了自由之神的暗夜精灵。”

三人这才明白,“那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菲廉问道。

狗头上心下一喜,他冒着危险说这么多的话等的就是这句,“只要你们等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有办法送你们过去。”

“什么?你竟然要跟我们谈条件?”菲廉生气的问道。

狗头人眼睛一闭,也不在乎脖子上的刀,一句话不说。

“什么条件?”张重道。

狗头人眼睛一张,惊喜道:“你们答应了?”

张重手中的错骨又压了压,狗头人也顾不了那么多,沉声道:“我有一个儿子今年十四岁,我不希望他象我一样,被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生活,直到有一天累死喂了魔兽,我希望你们走的时候能把他带走。”

张重仔细的看着狗头人,他从对方的眼睛里能感觉的到对方那种父对子的关爱,“好,我答应你,只要我能出去,一定带你儿子出去。”

狗头人见张重答应,也不废话,直接把矿车的里的矿石倒在了一边,“你们蹲在这里面,我在弄点矿石在表面,你们别说话,一切有我。”

矿车不大,但正好够三个人藏身,张重虽然相信狗头人,但还是紧紧的把错骨握在了手中。

狗头人推着矿车慢慢的进到了中间的大矿场,那些地精守卫看了眼,直接挥了挥手,到是不少狗头矿工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有几个想悄悄的过来,但紧跟着就被地精守卫的鞭子抽在身上,只能用眼神向这边询问。”

狗头人径直走到一个在搬石块的小狗头人身边,道:“今天矿石比较多,你帮我一起把这些石头送下去吧。”

小狗头人也不说话,丢掉了石头,就过来帮忙。

“啪!~”

狗头人的身上挨了一鞭子,一个地精守卫转了过来,也不在乎边上小狗头人眼中的怒火,懒洋洋道:“你还真是个狗东西,就这么点东西就想偷懒,还有这小崽子给我滚一边干活去。”

狗头人连忙低着腰,点着头小声道:“大人,你看我的腿刚刚被矿石给砸到了不敢用力,这才找这个小家伙帮忙的,请您高抬贵手。”嘴上说着,手伸进怀里拿出了一快绿色的宝石递了过去,“这是那次在三号洞拣到的,一直想孝敬大人就是没有机会,你看...”

地精守卫认的这种宝石,早就想弄一块可是没有机会,手中玩弄了一下,冷冷道:“你还算懂点规矩,就这一次,滚吧。”

“是,是”

狗头人费力的和小狗头人推着车向里洞走去。

地精守卫在两人走了半天才有点迷糊的道:“不对啊,这矿石怎么能送到里面?那是禁地,不让进的啊。”又想到这狗头人送自己的绿宝石,心中恍然,“等这老东西回来,看不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哈哈。”

小狗人很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见他推车的速度奇快,一路也不停留,象似在逃跑一样,拐过几个弯,这才把车停了下来,伸手把表面的矿石拿掉,把三个人拽了出来。

“这就是我的儿子。”狗头人指着一脸骇然的小狗头人道。

张重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问了些相关的问题,狗头人也把事实的经过跟小狗头人讲了一下,看着一脸惊喜的小狗头人也甚是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