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紫玉蛇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紫玉蛇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赞美光明神,总算找到地方了。”

一个大大的圆形的矿洞里面,跟别处不同的是,这里阴暗潮湿,一人高的大石随处可见,石头间隐约可见一寸长紫色透明的小蛇在游走,一看就知道是他们要找的紫玉蛇。

而紫玉矿石则是象美丽的水晶一样,直接破土而出,东一块西一块成菱行状。

在雪依绝对零度的帮助下,几个人很快就抓够了紫玉蛇的数量,张重因为本身是矿工出身,对传说中的紫玉矿也是慕名已久,无论矿石的大小全部塞到了自己的空间戒指里。

狗头人父子更是很专业把最亮颜色最深的矿石帮助张重收了起来。

“我们走吧。”菲廉算了一下时间,有点急促的说道。

“恩”

几个人收拾好矿石跟着菲廉向外走去,很快就回到了老太婆所在的矿洞。

“你们回来了,这次能在这洞底见到你们,我也很意外,特别是你们能杀了那个圣阶的暗魔法师。”老太婆看边说边走了出来,并没有想让众人进屋的样子。

“我要你们把带一个人一起回去,我会给你们每人一枚生命之果做为报酬怎么样?”

“生命之果?传说中地下城特有的产物,能增加寿命的东西,黑市已经是10万金币一枚。”菲廉很清楚的说道。

张重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平凡的老太婆这么有钱。

“这个东西在地面上也许是好东西,可是在我这里却是很常见,就是我门前的树上每年都会结出那么几枚。”老太婆笑了笑。

几个人正在震惊中,就看见屋里走出来一个俊美的中年人,虽然身材有点单薄,可是眼神中另有一种自信的风采。

看到门口竟然站着几个人类,脸上闪过一抹激动的神色,可是转眼间就又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张重一直在小心的戒备着根本就发现不了。

俊美的男人脸上现出温柔的表情,拉着老太婆的手道:“怎么了,不会又是想赶我走吧,我说过你一天诅咒不解,我一天不走。”那微笑中带着说不出的坚决。

老太婆脸色一红,柔声道:“你陪我在这地下过了三十年,我已经很满足了,可是你毕竟还有你的家人你的父母。”

几个人看两个人的神情竟然是一对夫妻,说不出的恩爱甜蜜,狗头人甚至为这个俊美的男人暗暗不值。

“要走我早就走了,这地方谁能拦的住我,就凭那个刚刚迈进圣阶的绿魔?”这句话,中年人说的无比有气势。

“奥斯达,别固执了,当初要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被困在这三十年。”老太婆还是柔声道。

“哼,那些卑鄙的小人,如果不是靠着人多能封闭了我三十年的斗气?现在我既然有能力解开封印,就一定帮你拿到解药。”

几个人听两个人的谈话渐渐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其实最震惊的还是菲廉,奥斯达的天才少年之名他三十年前就听过,没想到竟然是被人给封闭了斗气,关在了这里。

雪依轻轻走到两个人的身边,礼貌道:“不知道我能为老前辈做些什么?”

老太婆明显很喜欢雪依,笑了笑,“我只希望你们能带奥斯达一起走,这些年苦了他了。”眼神一黯。

“哼!~”奥斯达自己回屋了,能看的出来奥斯达的固执,但要不是奥斯达的固执,三十年前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闯到这里。

张重却是不解,看两个人的样子应该有能力自己出去的?

“我三十年前中了一种诅咒,不能见到太阳,不然就会一天一年的直接老去,而奥斯达追我来到了这里,没有敌过十大神将,被封了斗气,也是这几天才自己冲开的封印,所以我想让他跟你们一起走。”老太婆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温柔,看的出来很心疼奥斯达这几年的遭遇。

“我只想他过的比我好,象一个正常人一样在太阳下行走。”

“卓尔”

奥斯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出来,轻轻的拉着她的手,这一刻众人都眼花了,感觉他们是那么的般配。

菲廉脸色有点古怪的咳嗽了一声:“你们说的诅咒不会是刹那芳华吧?”

奥斯达点点头,“正是大陆十大诅咒中排名第五的刹那芳华,三十二种解药,我只弄到了二十九种,还剩下三种却是无能为力。”

“哪两种张重问道。”

奥斯达苦笑了一下,“一种是谁也没见过的天使之泪,一种就是地下城守护兽的三滴精血,最后那种就是美人鱼的鳞片,这三种是我见到没有见过的。”

张重也暗自叹了口,这几样自己都没有听过,想帮忙却也帮不上,但还是脑袋一热道:“既然知道了,我就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来。”

奥斯达两个人却不在意,笑了笑,他能感觉对面小伙子的真心,但他现在只想在这里陪着心爱的人,一直到死是那一天。

“那个,其实,这解药我有,现在就可以配出来。”菲廉说了句。

“什么?”

几个人一惊,那奥斯达更是一几大步就跨到了菲廉了身边,“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卓尔你听到了吗?”

“恩,恩”卓尔也是一脸的激动。

“你要我怎么感谢你。”奥斯达激动的问道。

“赞美光明神,我只是正好有这解药而已,其实我来这找紫玉蛇就是为了这刹那芳华的的最后一味。”菲廉道。

菲廉看见张重和雪依很认真的看着自己,脸色一红,道:“其实我不光是南卡斯的大主教,还是布雷兰帝国圣光学院的院长,同时也是布雷兰帝国的首席魔法师,我们帝国的公主在三年前中了这中诅咒,倾我们帝国的力量和大量的金币,这些材料还是都收购到了,只是着紫玉蛇却是因为深在地下却一直没有人出售。”

“可是那地下城的守护兽却只有一头啊,那地方就是在我全盛时期,也不可能闯的进去。”奥斯达在地下呆了三十年,早就没有了当初的卤莽,对地下城的实力还是有些了解的。

菲廉却挥挥手,很专业道:“那守护兽我没有见过,不过顶多也就是个圣兽,而我用的是我们布雷兰帝国的守护神龙血,效果当然比那要好上几分,至于你说的天使泪,在教皇的手里最少还有一瓶,他还是送给陛下了三滴。”

“这是真的吗,太好了。”奥斯达算是把心放了下来。

连忙把众人让进了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