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暗流
章节列表
第五十九章 暗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昨天上来一看.鲜花多了,宝宝也不知道怎么感谢大家,只是希望大家也开心快乐,下午在给大家发一章.



.....





“砰~”



飞鹰军团的最高指挥部里传来一声巨响。



就见那有些肥胖的军团长基洛铁青的脸色,双拳紧握,一脸愤恨的神色,半饷才呼出了口气,看着桌前站着是两个人缓缓道:“你是第六中队的人大部分人都是死在那个叫张重的手中?”



“是的,大人。”



基洛眯着眼睛,脑海中不断的想着,组合着,“公主,奥古学院的学生,天狼军团的一个逃兵,这里面究竟是有什么关系呢?”



“大人,要不小的亲自带人过去,想那张重不过是黄金顶阶,应该是有人暗中想助才对。”



基洛却摇摇头,道:“这事先放一放,等天涯的人都过来之后在说,至于你嘛。。。”



“请大人吩咐。”



“你去趟兽人部落,带上我信,记住路上小心,不要走露了一点风声,要是路上有人盘查,直接杀了好了。”基洛道。



“是,大人。”



基洛看见自己的亲卫出去了,闭上了眼睛,拳头却是捏的紧紧的,“张重,哼,不过是公主的一条狗罢了,我要让你知道在奥古谁才是说的算的人。”



张重几个人经过了几天的颠簸,终于进到了北岗的国界。



北岗民风彪汉,这点光从他们的身材上就能看出来,特别是北岗产酒,一种叫西北望,酒性甘醇,后劲极大,但价格却是低廉,很受喜欢,另一种叫斗神,形容喝完了能有斗神一样的力量,度数高,辛辣异常,却特受佣兵的喜欢。



一路之上,到处是六院比赛的宣传画,上面是安格玛魔武学院参赛代表的头像,身后的背景是北岗的巨大国徽,“怪不得北岗能连续三界获的冠军。”妮可小声道。



北岗人已经把这看成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就连这个边远的小镇上都因为这项赛事而热闹非常。



张重也是暗暗佩服,突然间想起当初奥斯达17岁的时候也获得过一次冠军,看来安格玛魔武学院的实力比奥古还要高上几等。



“张重走进去喝点,这里面的斗神酒可是一绝。”图木走过来,喊道,这一条整街都是酒馆,可以想象生意有多么火暴,这时候,车上的几个人也纷纷下车,后面商队的佣兵更是直接跑了进去。



禁卫军栓好了马车,请示了一扎巴尔也跟走了进去。



几个人现在明显头听张重的指挥,看见张重点头,这才笑着走了进去。



进去了之后,张重刚一坐下,几个人就挤了过来,可是雪依微微安,图木早就抢的好地方,莱莱得和扎巴尔只能又搬来张桌子,两张合一张。



“这酒很不错。”张重喝了一口,一股热流顺腔而下,说不出的舒服。



几个女孩子也是第一次喝这种酒,一口下去,脸色绯红,特别是一向冷冰冰的雪依更是好看。



“你们看什么。”雪依道。



“没什么,没什么。”众人连忙低头,只有张重呆呆的来了句:“真好看。”



几个人心中暗笑,那雪依更是脸红,低头不语。



忽然就看见门口一阵嘈杂声,进来二三十个带刀的家丁,中间围着一人,身高九尺,膀大腰圆,身上只穿了一件白纱的短衫,身下却是穿的军团流行的板裤,手中还牵着一头三级的魔兽豺狗。



再一看脸上,浓眉阔目,小眼睛,一脸的凶像,而着身后跟的随从更是脸色恶狠,怪肉横生,一看就不是好人。



这人正是这个镇为一的贵族,漉而克斯家族的长子,也是这个镇上的一霸,仗着家势和以前在军团当过兵在这一片横行霸道,无所不为。



今天带着人过来收保护费,并看看有没有什么漂亮的女孩,一帮人一进门就看见那张大桌上的雪依,眼睛一亮,立刻就挤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滚。”妮可厌恶的站了起来。



漉而克斯一听,不但没有走,反而骨头都酥了,“这也不是你们家开的,害怕就别进来啊,哈哈。”



张重一听心中可就忍不住了,“你找死。”就要出去,可是扎巴尔等人早就抢在前面把武器抽了出来。



“别动,这一路上你们都跟俺抢,这一次求求你们就让给俺吧。”图木看见众人要上,大嗓门直接喊了出来,喊慢了又没自己的事了。



漉而克斯一听,双眼一翻:“你们好大的胆子,不知道我是谁吧,来人,把他们给我捆上,带回去。”



那些人一拥而上,图木一急,大体格踩着椅子就跳了出去,大斧头一轮,立刻扫倒了大片。



“哈哈,爽!~”



图木身上白光一闪,顶级白银阶的实力,这帮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漉而克斯心中一颤,自己只不过是白银初级,欺负欺负别人还可以,真的遇见了硬手自己啥也不是,“你别过来,告诉你可是漉而克斯的长子,我父亲是帝国的男爵,我弟弟是安格玛魔武学院的学生,要是你敢碰我,我弟弟一定能杀了你。”



“叽叽歪歪,你给我去死。”图木看不管你弟弟是哪的,大板斧直接拍下,那漉而克斯本来还能接挡几下,但看见虎痴图木满身是血,吓是已经手软,躲都不知道躲,直接脑袋像是拍西瓜一样,给拍的稀碎。



底下的家丁一看少主死了,转要要跑,可是影子莱莱德早就守在了门口,匕首一划,一个个尸体倒了下去。



周围的人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到是酒馆的老板跑到了张重等人是跟前,小声道:“你们快点走吧,这个漉而克斯家可不是你们能惹的起的,这次六院比赛的代表之一就是他弟弟,听说是黄金阶剑士,犯不得把名陪这。”



张重笑了笑,一脚把一个装昏是家丁踢了出去之后才道:“没什么,这种人该死。”心中却想,“敢冒犯自己身边的人更加该死。



“我们走吧。”雪依看张重还在生气,心中一甜,那微微安却很职业的在打扫战场,连家丁也不放过。



“真不过瘾。”图木看看四周,跟在张重的身后,摇摇头。



几个人刚出了酒馆,就看一家丁脸色苍白的爬了起来,看了眼几个人的背影,转身从后门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