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枪舞者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枪舞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图木赢了,以让对手害怕的方式,血淋淋的赢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却引出来一个圣阶的枪舞者,那脸上没有一丝人类该有的表情,只是看了眼张重几个人,向是在看死人一样,但声音还是有些怒气道:“谁来受死。”



托基斯洛有这种骄傲的资本,骑在马上挺了挺胸,三年前他突破玄关,一举进阶到圣阶中级,成了北岗八大高手之一,三年来沥血二百二十六人,从末失手。



张重压着胸中的战意,一步一步走了过去,而身后却是众人焦虑的目光。



“怒意”



托基斯洛头发高高飘起,周围的几个守卫不自觉的退了退,张重却站住了,眼睛看着那杀气满天的托基斯洛,忽然笑了一笑。



这是羞辱的升级般叫阵,以一己之力面队千军万马而面不改色,这也是张重学会后第二次使了出来。



托基斯洛忽然感觉自己很生气,抬枪就冲了过来,身后的几个龙骑士也一抬枪跟着就冲。



“兽王战役。”



一瞬间张重气势全放,长啸一声说不出的舒服,杀气兽气直接撞在了一起,平地里硬生生的刮起了无数的小旋风。



“风系-狂风枪法”



托基斯洛大枪上下飞舞,加上风系特有的技能,在众人的眼中,就象是一个人带着一股龙卷风冲了过来。



“叮叮~当·!~”



张重左盾右刀的顶了上去。



几个人除了雪依知道外,其他几个人看见张重那夸张的大盾牌暗暗咋舌。



张重脚下兽舞轻飞,就象是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任那狂风枪法在猛也不能伤得分毫。



托基斯洛见拿手的枪法竟然不能碰到张重,心下也是一急,一陡缰绳,黑马立刻张口发出三道风刃,托基斯洛一点马背也飞了出来,枪花一挽,“暴风制裁”



张重全身上下到处是枪尖,到处是肆虐的狂风,狂风中还夹杂着道道的风刃。



“啊~”微微安吓的抓紧了雪依的手,可是眼睛却睁的大大。



张重却是兴奋异常,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特别是这么一个实力差不多的对手,哈哈大笑,不进反退,速度猛的提高了一倍,冲进了枪海风阵中。



“他疯了,比我还疯。”图木也是面有土色,这就是圣阶的技能吗?



“盾壁如山”



漫天的盾影,在风中一退不推。



“叮叮叮叮,当当当!~”



托基斯洛那自以必杀的一击就这么被张重轻松的化解了,张重也是双臂发麻,“嗜血”。



张重的错骨横砍而去,那乌云盖雪不亏是六级魔兽,身体一转躲了过去,托基斯洛也跟着来了个回马枪。



“哼,召唤不出来小白小灰,就对付不了你一个畜生吗?”张重也看出来了托基斯洛很强但要不是有个这个黑马也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观看的人群都紧张的的大气都不敢说,有几人一生中能见到这么华丽的战斗,一个是一马一枪,一个是左盾右刀,竟然打的不分上下。



坎尔曼和图木等人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下,本以为差距不是很大,可是看今天张重的样子,明显也是圣阶的人了。



“石像傀儡”



盾牌上红光一闪,一个巨大的石头人凭空出来,一拳头就把六级的乌云盖雪给打的横飞了出去。



一个石头人一个黑马,交缠了一起。



张重笑了笑,错骨惊风举过了头顶。



托基斯洛握枪的手有些颤抖,怨毒的看了眼张重,“是你逼我的。”



张重一楞,就看托基斯洛残忍是笑了笑,念道“伟大的魔神大人啊,您的仆人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您,请借我你的力量。”



“疾,托基斯洛的嘴角流出了鲜血,身后的风声大作。”



“破,托基斯洛的鼻子流出了鲜血,天上的聚拢了无数的黑云。”



“截,托基斯洛的耳朵流出了鲜血,身体四周刮起了狂风。”



“快阻止他快啊。”雪依喊了声,就站了起来,无数的人慌乱的向城内跑去。



“伤。托基斯洛的眼睛流出了鲜血,坚硬的土地上现出了裂纹。”



张重想动,可是胸中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告诉他,是男人就要一最强的招就破对方最强的招。



“狂,托基斯洛的后背暴出了鲜血,头发瞬间边成白色。”



“开,托基斯洛身上的套装全部变成粉碎。”



托基斯洛如地狱里刚爬出来一样,沙哑着声音道:“让你知道什么是枪舞者的究极武功,小子后悔了吧,嘎嘎,晚拉。”



“大神魔斩”



就看见天上地下涌出无数的枪尖,风啸声中夹杂着阵阵尖叫。



“分身斩”



张重身体化身无数个分身,四面八方一齐汇刀同时向托基斯洛砍去。



“啪!~~”



张重身体晃了晃,身前无数的裂痕,可是张重的眼睛却是闪着野兽才有的兴奋光芒。



“不可能”



托基斯洛躺在了地上,虽以身死,眼睛却是闭不上。



张重慢慢走了过去。伸手把那长枪拿了过来,地下还有一个戒指,一双鞋,都散发着白色和淡金色的光芒。



把一地的装备的一件件的拾了起来,雪依一下就跑到了张重的跟前,想说话,眼泪却流了下来。



“恩,怎么了,别哭,别哭。”张重着急的道。



微微安也是眼睛红红的站在旁边,却是没有上去,心中酸酸的。



“你看我有抢到好装备了。”



“吝啬鬼。”雪依看见张重拣到了三件装备,破涕为笑道。



“你在担心我?‘张重心中一甜轻轻道。



“哼,才没有。”



众人见张重没有事都围了上来雪依不太好意思,回到了马车上,特别是图木死死的抱住张重。”你小子,原来这么厉害,不行,你一定要教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就连不怎么说话的莱莱德也是两眼放光,心中打定主意,要跟张重多学点东西。



“什么人胆敢杀害我北岗枪圣。”空中一个惊雷。



一个头发红色蓝眼睛的老者走了出来,张重的寒毛再次立起。



“这北岗帝国这么强大吗?”张重暗暗心惊,忍不住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