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不眠之夜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四章 不眠之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奥古魔武学院现在成了快乐的海洋,无论是内院的精英,还是外院的学生,都自发的来到了广场上,他们在沸腾着,那巨大的欢呼声怕是要震碎整个奥古帝国。



张重在北岗城门以一己之力,斩杀羞辱他们的龙骑将领,有着枪舞者之称的托基斯洛。



尽管前两天还有人在为张重被直接提拔为天狼的副统领而不满,尽管前两天还流言满天飞,但这这一刻,张重用在实力在证明,他就是奥古的英雄。



无数的人欢呼着,兴奋着,喊着张重的名字。



皇宫内,大王子手中拿着酒杯冷冷的看着下面的飞鹰军团的团长基洛,恨恨道:“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哼,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基洛到也不怕大王子,只是没有想到张重会这么强势,道:“这个张重是肯定不能留下,可是现在只能动用那几个人了。”



大王子面色一缓,一口喝干了酒,挥了下手,“你先下去吧。”



基洛一走,大王子的身边立刻现出个黑影,沙哑的道:“看来我们都小看基洛了。”



“哼,不过是一条狗罢了,老师难道这次真的如那基洛所说要动用那几个兽战士?”



黑影低着头,但还是能看见那眼睛中凶狠的红光,“都是小事情,就让兽五兽六加兽八三个人去吧,到是二皇子那边一定要盯紧了,据报那狮子军团和蛇牙军团和他走的很近。”



大王子笑了笑,“老师多虑了,那狮子军团是的团长是他岳父不假,可是手下的人也不一定全听他的,到是蛇牙军团的团长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没有巨大的好处他是不会站出来的,现在就看我和老二谁出的价格高而已。”



“哼,在怎么说我也帝国的大皇子,还怕了他们不成。”



那黑影在边上又说了几句,暗暗的又退到了黑暗中。



.......



“张重是什么人?我怎么没听过?”二皇子一脸的不满,边上的坐的正是他的岳父黄金狮子家族的族长艾欧里亚。



艾欧里亚也是很奇怪这突然跳出来的神秘人物,只是知道他是公主殿下刚刚提拔的人,原来只是一个平民,在天狼军团更只是一个小卒,“难道是我们的情报有误?”艾欧里亚心中暗想。



二皇子站了起来,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道:“这个张重您看能不能吸收到我们这边来?”



艾欧里亚想了想,“等他回来我就把他调入我们狮子军团,只是怕公主那边。。”



“呵呵,三妹那边你放心,我自会找他去说,到是大哥那里不好对付,我们这边重要的人每次神秘的死亡,我估计跟他脱不开干系。”



两个人都在想,到底大王子那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势力在支持他。



.......



“没想到张重竟然能打败托基斯洛,哈哈,那可是北岗的八个圣阶之一。”琳娜一脸的喜色,神情激动,恨不能亲自跑到北岗去给张重加油。



克里斯多夫看着这个跳跃的高兴的琳娜,也很是欣慰,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老师,你说等张重回来我们怎么奖励他?”公主两眼冒光的看着克里斯多夫。



克里斯多夫笑了笑,“你说怎么奖励就奖励,不过听说这次小重他们在路上遇到了点麻烦。”



“你说的是那些叛军?”



克里斯多夫玩味的笑了笑,“叛军到是不假,但是哪国的就不一定了,我查了周围所有的国家,派出了所有的地下暗探也没有查出来,这就有点意思了。”



琳娜一呆,随即脸色一沉,“我看随敢动张重,我灭了他全族。”



克里斯多夫看了眼琳娜,心中苦笑了一下,“我的公主啊,那是你的大哥二哥,灭他们全族,不就是灭你自己嘛。”但这些话他却是说不出来。



琳娜好象也想了起来,有点担忧的道:“老师是不是认为是大哥和二哥他们做的?其实我何尝不知道,父皇的病越来越重了,他们也闹的越来越列害了,就连四大军团也牵扯了进来。”



克里斯多夫道:“现在大皇子手中有飞鹰军团,二皇子有他岳父的狮子军团,而蛇牙军团在观望,就是这天狼军团要不是因为一团散乱,加上皇帝陛下的干涉,只怕也成了他们两个手中的资本。



琳娜知道自己只是个公主,除了老师克里斯多夫和一些禁卫军很少有听自己的,帝国早晚都是大哥和二哥的,可是他们两个人一闹,只怕帝国不保。



“老师,想办法在派几个人去张重那边,我不允许他出一点的事情。”



克里斯多夫点点头,知道现在公主手中只有张重这一个牌了,可是以张重的身份能给个副统领已经不错了,可是这个军衔还是有名无实的,公主有的时候还是太天真了,女人真的不适合玩政治。



“老师我累了。”琳娜道。



克里斯多夫退了出去。



琳娜呆呆的站在窗前,看着远处欢笑的人群,听着震耳欲隆的欢呼声,天空中变换出张重憨憨的笑容。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