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虎五郎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虎五郎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几个人走走玩玩,都算有所收获,张重因为好奇,收了一个“打不开的小瓶子。”样子精美,雕刻着古朴的花纹,可惜就是打不开,轻轻摇一摇,有哗哗的流水声,知道装的是液体,但具体什么却不知道。

  张重现在的装备基本是:

  错骨惊风-亚神器。

  幽劫盾-神器。

  探险者勋章-黄金装备。

  心痕--传说装备.

  含光缠手-碎尘-黄金装备。

  魔银腰带-史诗阶装备。

  “走吧。”

  四个人,特别是雪依满心欢喜的上了马车,车上张重还是不时的把玩着那水瓶,他可不相信那是奥斯达说的什么香水,因为瓶子上的图案和他手上兽王戒指的图案差不多,真要是区别的话,也就是那雕刻的花不一样。

  忽然张重的手顿了下,看了看窗外,严肃道:“不对,停车。”

  几个人都曾见识过张重那野兽般的感觉,奥斯达一回手,就抽出了双剑,“怎么了小重。”

  张重用手揉了揉鼻子,看了几个人一眼,“好浓的血腥味。”打开车门几个跳了下来,张重用手指了指远处的山影道:“应该是从那边传来的。”

  奥斯达和卓尔对望了一眼,暗自奇怪,“那边是北岗的百合山谷,因为盛产百合而闻名,除了一些恋人前往,一直是没有人的。”

  几个人怀着疑惑赶到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情况给吓了一跳。

  到处是残肢断臂,无数的北岗军一个叠一个的被人杀死了在这里,“应该是兽人干的。”奥斯达和张重仔细看了每个人的受伤的部位,不是被人拧断了脖子,就是直接被丕成了两半,有几个还是活生生的给撕裂的。

  越往里面走,高级军官的尸体越多,看的出来战斗很惨烈,只是这兽人的尸体怎么一个也没有看到。

  “那里。”卓尔当先纵了过去,在层层的尸体中间躺着一个光着上身的大汉,满头的黄发,模样却是端正,虽然和虎痴木差不多高,可是看起来却是膀了很多。

  浑身上下到处是被大剑和长枪扎出来的血窟窿,到出是割痕,看大汉的样子应该双手就是他的武器。

  “难道这些人是他一个人杀的?”张重暗暗心想。

  “原来是个格斗家,我还以为是兽人呢,白担心了一下。”奥斯达神色一松,格斗家在厉害也只能是和这些个没学过斗气魔法的家伙玩玩,随便出来个青铜级的他们都不是对手,这个职业早就落寞了,没想到今天还真看见了一个修炼的,并且还杀死了这么多的北岗士兵。

  “他还有心跳。”张重心中一跳,感觉到了那突然微微的一下跳动。

  “就他这个样子你想救也不一定能救过来,而且看他这样子应该是北岗通缉的重要犯人。”奥斯达明显不喜欢这个杀了这么北岗士兵的家伙。

  “救,无论好坏先救了在说。”这就是张重的原则,几个人把大汉抬到了马车上,弄了些基本的伤药,就往城里赶。

  也算这个大汉命大,竟然在奥斯达的府里躺了两天就坐了起来。

  “呜~”

  大汉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哇哇大哭,边哭边喊道:“达曼大叔,菲特大婶,我给你们报仇了,我给你们报仇了。”

  “达曼大叔,菲特大婶,我给你们报仇了,我给你们报仇了。”

  几个人被大汉哭的莫名其妙,奥斯达更是不厌烦打断道:“喂,你这个家伙哭完了没有,一个大男人竟然哭哭啼啼。”

  大汉明显也看见了床边的几个人,再一打量屋子,“是你们救了我?”

  “哼,我们可不想救你,救你的是那边心软的那个家伙。”奥斯达指了指边上的张重。

  大汉转头,看见竟然是一个有些瘦弱的少年,犹豫了一下,跳下了床,跪在了地上,:“谢谢你救了我,如果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家奴。”

  “啥?”张重感觉自己听错了。

  “我愿意做你的家奴,请主人收留。”大汉在一次磕头。

  张重刚想推辞,卓尔拉了下张重使了一个眼色,那边奥斯达嘴角不为人意的笑了下,道:“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假话,你叫什么,从哪里来,还有你怎么会和军队打起来的,我们都不知道。”

  那大汉闻言,脸上一红直接站了起来,发怒的看着奥斯达,“好好好,我叫奥福雷村里人都叫我虎五郎,是北岗最南面的都卡落斯山谷下喔特来村的人,至于我为什么杀这些人渣,”奥福雷说着脸上又浮现出痛苦的怒容。身上手上青筋绷起。

  “他们在我们村路过,**了三个正在游玩的孩子,村长达曼大叔带人去理论,结果被活活抽死在了军营,这本人渣为了掩盖罪行,屠了全村,我修炼回来的时候,到处是大火,我在地窖里找到了被熏死的菲特大婶,这些都是她写在墙上的。”

  虎五郎喘了口气,恨恨道,我追了他们一天一夜,才在山谷堵到了他们,除了几个吓跑的,都被我杀在了那里。

  几个人静静的听着,张重的嘴里都被咬出了血,“这帮畜生,可惜不能亲手上去杀上几个。”雪依也是神色怜悯。

  卓尔在听,听的很仔细,奥斯达也在听,但明显很不在乎,直接丢了一个卷轴在地上,“既然你也没有地方去,愿意跟着我兄弟,我也不拦着,但这是主仆契约,你敢签吗?”

  “大哥”张重脸一红急了,也不顾卓尔拉着自己。

  “哼,小人之心,有什么不敢,咬破中指,在契约上面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虎·奥福雷。”

  白光一闪,张重一楞,虎五郎也是一楞,卓尔笑了笑,瞪了眼张重,:“呵呵,这不是什么主仆契约,而是几年得到的一个值光明卷轴而已,我这兄弟心太软,我们也不得不试一下。”

  奥斯达走了过来,一把拉起了虎五郎,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张重这时候听明白了怎么回事,脸色一红道“没错,以后我们三个就是兄弟。”

  “虎哥你身上没有合适的武器吗?”张重看着虎五郎道。

  虎五郎哈哈一笑,“拼我这双手,还需要什么武器,本来以前请人打造过一双精钢铁手,可是带上去之后,影响手指的发力和灵活,就在也不带了。”

  “呵呵,习惯了,小重以后叫我老虎或者五郎就行了,村里人也都这么叫我。”虎五郎爽朗的一笑。

  张重其实早就注意过虎五郎的一双大手,上面是一层层厚厚的茧子,然后是巨大的拳骨头,几个手指头更是被磨的发亮,一看就是长期修炼的结果。

  双手轻轻一擦,张重退下了自己手上那副还没带热乎的含光缠手-碎尘,“这个缠手虽然只是件黄金装备,但是属性很不错,好象专门给你们格斗家设置的一样。”张重呵呵一笑。

  虎五郎疑惑的接了过来,低头一看,心中大是喜欢,脸上自然露出了笑容,“那我就不客气了。”直接带上,抓了抓手,握了握拳,感觉这手套就跟自己的皮肤一样。

  “早就听说,有一些有这种装备,可是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就连专门的格斗学院我都去了,没想到今天在小重的手上看见了。”虎五郎爱不释手,双手轻轻搓动,象极了一个老男人第一次看见女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