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 容颜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三章 容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重等人坐车回到男爵府,那扎巴尔早以带人守侯在门前,几个侍卫连忙跑过去拉住马车。



几个人刚一下车,就看见一苹果般的女孩的笑吟吟的站在那里,明眸流盼,朱唇皓齿,见到张重更是欢快的叫了声“哥哥。”



张重只感觉一股熟悉的香味扑到了自己的怀里,不仅好笑的带着关心的问道:“怎么今天出来了,突破了。”



那女孩正是微微安,点点头,“哥哥不会怪我光顾着突破没有给你去加油吧。”虽然说着怕哥哥责怪,可是声音里却是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意思。



张重这时候才看清楚微微安已经变了个样子,脸上的黑斑早就不知去向,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腼腆,甚是清秀绝丽。



“哇!这还是我家那个丑丫头吗?”张重心中开心,忍不打趣起来。



周围的几个人也没有想到一只蒙着脸见人的的微微安竟然出落的这么漂亮,一帮大老爷们更是好无风度的流着口水。



“哥哥就会欺负人家。”微微安稍稍低了一下头,但马上又抬起头问道:“我漂亮吗?”



“恩恩,漂亮。”



不等张重回答,身后的几匹狼一起大声答道。



“啊!~”微微安尖叫了一声,跑了回去。几个人相视大笑。



府上早以备好了酒席,特别是微微安几天闭门练功,这次更是做在了张重的右边,一脸的笑意,心中的那点疙瘩终于去掉了,而左边自然坐的是雪依。



整个的男爵府灯火通明,连下人们也按例每人包了二钱银子。



酒喝的正欢,就报有人要找张重副统领。



都知道张重这个有名无实的军衔,可是现在是在北岗帝都,来的人难道是天狼军团的人?



就见一人风尘扑扑,进到屋里稍微打量了一众人,立刻向里面的张重恭身行礼道:“统领大人,公主有信,让你连夜回去。”



“什么?这么急?”众人一听,暗暗在想,难道奥古发生什么大事了?



张重赶紧接过信,打开看到:“张重,本想祝贺你取得六院邀请赛的冠军,可是现奥古帝国正乃多事之秋,刚刚天狼军团团长遇刺,身受重伤,而三位副团长也虎视耽耽紧逼这个位子,难道是巧合?但愿我心中的猜想是错的,老师已经去追查凶手,现你连夜回来,路上多加小心。-琳娜。”



这是公主以私人名义写的信,从信的内容看事情已经变的很棘手,那天狼军团的团长也是黄金阶的剑士,身边更有无数的护卫,这样都能被人刺杀成重伤,张重不由的响起刺杀自己的那几个人,“难道是一伙的?”



“大哥?”张重的为难的看向奥斯达。



“你走吧,马车给你准备好了。等我忙完这边事就去帮你,要是遇见为难的可以派人来找我。”奥死达道。



“恩。”张重也不废话,起身就走,身后雪依,微微安连同虎五郎等,“五郎,这事没有那么简单,小重还小经验不多,你多照顾点。”奥斯达小声的在后面拉住虎五郎道。



张重走的虽远,但还是听到了,心中一暖。



路上,张重闭着眼睛,还是自己知道的少,也想不出什么原因,只能等到了在说,大不了公主怎么说自己怎么做。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感觉马车一听,就听见车夫道:“大人,有个老者说是您的管家,要见你。”



张重眼睛一睁,连忙推开车门下去,果然前面微微安正眼睛红红的但却是很开心的跟张忠站在一起。



张忠看见张重,心中感激,连忙施礼,心中也甚是安慰,没有想到短短时日张重就已经做到了副统领。



“忠伯找我有什么事?”张重开口问道。



张忠看看两边,却没有说话,张重明白把两人叫到了车上,关上了车门。



“你回来这么急是不是因为天狼军团长被刺的事?”张忠问道。



张重点点头,虽然奇怪张忠是怎么知道的,张忠皱了皱眉头,手指头不住的敲着,又问道:“小重,你老实说,你是想升官发财还是想过一背子安安稳稳的生活?”



张忠问的很奇怪,张重想了一会道:“我只是希望自己的家人能过的快乐开心就好,并不看中那什么爵位,怎么?和这次事情有关?”



张忠看了张重,见他确实真心话,道:“现在帝国表面上平静,可是已经分成了很多派,光表面上就有大王子二王子两派,底下看不见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派。”



张忠说的这些,张重也听说过,特别是国王病重后。



“大王子和二王子都想争皇位本也无可厚非,可是谁知道皇帝陛下前日却亲口传出要把皇位传给公主琳娜,这话引发了很多的事情,那天狼军团长被刺也只是一部分。”



张重一惊,没有想到离开奥古帝国才几天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公主琳娜虽然有个克里斯多夫做老师,可是却没有一点自己的势力,那四大军团,三个归附于两个王子,另外一个看现在的情况,恐怕也是早晚的事,其余的贵族公爵之间更是盘根错结,水很深啊!!”



张重眉头紧皱,张忠都把情况分析到这种情况了,就差直接说你跟着公主就是死路一条了,还是公主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不能不报。



微微安乖巧懂事的靠着张忠,心中也是甚是担忧。



忽然张重眉毛一挑,坚决道:“那公主带我不薄,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会站在她的那一边,现在我不去帮她恐怕就没有人会帮她了。”



“不错,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你没有让我失望。”张忠老脸开怀,这等秉性之人可不就是自己要找的,



“可是你不能就这么贸然的进宫,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此刻那些个家伙都在等你,而公主的借口也是在等你。”张忠此刻眼中精光一闪,哪里还象一个管家,简直就是一头睿智的狐狸。



“那您说该怎么办?”



张盅闭上了眼睛,马车就那么静静的停在路边,忽然张开眼睛,笑道:“你信不信的过我。”



张重虽然知道事关重大,可是心里还是十分相信张忠的,点点头,“我当然信你。”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张忠立刻来了精神,“你进去后记住少说话,多听,多看,这次刺杀天狼军团长的刺客身上搜出了狮子军团独有的标志,这不能不说是巧合,也许真是是狮子军团的人干的,也许是有人陷害,你的任务就是在关键时刻向大王子那边靠靠,还有你一定要记住,无论谁做天狼军团长都可以,就是你不行。”



张忠慎重的看着张重,见张重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这才放心的点点头,临下马车的时候忽然道:“家里面的生意都已经步入正轨,虽然算不上多么大,但是已经用不上我了,老爷让我以后陪在你的身边,这里事完之后,我就跟着你吧。”



“老了,真不想动了。”张忠边下车边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