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花火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 花火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次日,张重带着微微安,巴特和虎五狼三个人出门,家中自有张忠负责调度。



四个边玩边走,到也对这扎尔扼城多了许多的了解,因为兽人数量巨大而且不适生产,每年都要饿死不少,所以也年年过来抢粮食,但这扎尔扼城生产高级魔核和各种药材,甚至是一些稀有种族的美女,到也是处处透着繁华。



“哥哥你看。”微微安的声音里带着愤怒,原来几个竟然走到了奴隶市场,这里是奴隶市场可是和帝都有着很大的分别的,因为这些奴隶大部分都是异族,所以不少都是用铁链子栓着或直接几个人关在一个笼子里,除了破烂的皮裙,连衣服都没有。



张重叹了口气,这里的奴隶贩子更是五花八门,这里就是最原始最野蛮的地方,可是这些在大陆上是合法的,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几个人正在观看,就见人群混乱,一队侍卫经过,中间的是个黄色头发,蓝眼睛的青年,说不上英俊,但眼睛却是四周乱瞧,嘴角带着一丝的淫笑。



“咿~~我们什么扎尔扼城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俊的钮,我怎么不知道,来人去问问那个家伙卖不。”那青年说完就走了过来。



后面几个侍卫跟是哈哈大笑,微微安脸色一变,刚要说话,就看见张重摇摇头,因为巴特已经把大剑拿了下来,护在了众人身前。



“哈哈,没有想到在扎尔扼城还有人敢跟少爷我伸爪子,那个猊鲁猊倮,你们两个把他们给我拿下,记住别伤了那个女的。”青年不傻,现在也瞧出来张重几个人不是那么好对付,所以叫了两个父亲佣的半兽人出来对付。



“你一直这么霸道吗?”张重沉声道,心中却是怒极,原本就是平民出身的他,没少受这样的气。



“呵呵,法律是对弱者说的,在这个扎尔扼我说的话就是法律。”青年傲然。



张重现在连想听他名字的兴趣都没有了。



“小家伙,这两个家伙让给我了,嘿嘿你歇会。”虎五郎看见两个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的半兽人早就忍不住了。



巴特虽然担心,但相信能让张重这么重视,随身不离的人也应该差不了。



两个半兽人,见对方一脸的笑容,赤手空拳连武器也不拿,明显看不起自己,大吼一声,挥着巨大石斧就冲了上来,原本的地面立刻发出轰轰的声音。



“不好,两个人应该有白银顶阶的实力。”巴特暗暗担心,就是自己上去也不一定能打的过一个,而且两个人并不笨重,配合起来一左一右,恰到好处。



“哈哈,不错。”虎五郎大手一伸,往前一抓就直接用手接了其中一个半兽人的手腕,接着往自己怀里一拽,那么大的一个身子就跟拽了过来,双手配合直接把半兽人举了起来,头上脚下,直接掼在了地上。



边上那把巨大的石斧直接砍在了虎五郎的身上,可是虎五郎裂嘴一笑,身上只是现出了一个巨大的红痕,连血都没有出。



幸存的那个半兽人感觉只是感觉自己的斧头象砍在了魔兽的皮上一样,不由的一怔。



虎五郎深吸了一口气,“天地返。”



见看见虎五郎抓起半兽人开始左摔右摔,两边的泥地上都砸出了土坑,可是这还没有完,最后一下更是直接把半兽人丢在了天上,等一落地,虎五郎直接飞起,一个胳膊肘砸下。



眨眼的工夫,在场的人包括远近看热闹的人都看见了这么暴力血腥的一幕。



虎五郎走回张重的身边,还忍不住说道,“还第一次见过敢离我这么近和我打的,有勇气。”



巴特心中一寒,两个半兽人就这么被砸的稀烂,也太简单了吧,看看自己的身材,决心以后一定离虎五郎远点。



“好,你们敢在扎尔扼城杀人,你们等着。”那青年见状,丢下了句狠话就要走。



“谁让你走的。”一直站在张重身边的微微安忽然道,然后看着张重道:“哥哥,这个人就叫给我吧,你看五郎弄的多恶心啊。”



张重知道微微安突破后,还没见过他出手,点点头,笑道:“不过你要小心点。”



那青年本是聪明人,听几个人说话就知道走不了,暗恨今天看走眼了,大声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就不怕黑龙的报复吗?”



微微安就向是一个恶魔一样,在阿姨送的空间戒指里一挑,也拿出个法杖来,只是这个法杖跟张重见过的都不一样,法杖又长又高,快追的上五郎的身高了,杖身盘绕着九条巨大的蛇身,蛇身上的鳞片散发着黝黑的光芒,杖头直接是一条巨大的眼睛蛇头,蛇的双眼是两颗稀少的红色宝石。



一个很大的视觉差,谁也没有想到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孩竟然拿出了个外表这么邪恶的法杖。



轻轻的把法杖插在了身前的地上,两手刻画魔法阵。



“混乱!~”一声娇喝。



就看见本来脸有土色的几个人忽然发疯了一样对身边的人攻击了起来,有武器的就往对方身上砍,也不知道躲闪不知道疼,没有武器的就用自己的牙无咬。



“疯了,全疯了。”



“恶魔,你们是恶魔,你们一定是恶魔派来的。”青年看着身边侍卫发狂的样子,精神有点受不了发狂的喊道。



微微安忽然道:“知道我最恨什么样的人吗?”



“就是你们这种人。”微微安自问自答,魔法镇在划,“心灵鞭笞。”



那青年“啊!~”的一声发出恐怖般的尖叫,声音比杀猪的时候还要尖上几倍,两只眼睛流着血,不停的说:“放过我,放过我,我给你好多钱。”



“哎。”张重叹了口气,知道对方已经疯了。



微微安耸了耸肩膀,吐了下小香舌,“这只是最简单的两个入门技能,谁能想到他的精神那么差劲。”好象对方疯了是他精神的原因,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是的。



“这都是什么人啊。”巴特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叔叔非要自己跟在张重的身边了。



周围看热闹的一看黄发青年死了立刻散了开去,有的却是开心的一边笑一边哭,有的却是脸色发白。



微微安却开心的带上手套,开始在几个不成人行的尸体上,收刮自己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