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滚刀手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滚刀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们快走吧,在不走就来不及了。”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女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小步跑了过来。



“怎么大婶?”那女人来着微微安的手道,“姑娘,我女儿就象你这么大,可惜让那畜生糟蹋了,你们快走,他是切斯特城主的外甥,别人根本管不了。”



“呵呵,大婶没有关系,既然我们管了就一定能管到底。”张重走了过来,站到了微微安的边上,他就不信那个切斯特敢公然动用守城的卫队。



“你这孩子,别看你们几个人能耐大,我懂,你们是看不起那几个侍卫兵对吧。”那女人一副了然的神色,然后左右看看见没有人才小声道,“他们的滚刀手,今天没有跟来,不然你们就没跑了,听我的快走孩子。”



“你这女人,怕啥,有我在,来一个我拧断脖子,来两个我杀一双,你只管说就是了。”虎五郎大眼睛一翻,还真是有些凶悍之气。



那女人见几人这么说,只好道:“那该死的城主不知道在哪重金请来了三个摩多族人,这人和我们差不多,只是身高脖子长,通体漆黑,还不长头发,耳朵和鼻子上都带着大大的一个钢圈圈,最吓人的是,他们身滑如鱼,跟摸了右似的,抓抓不住,砍砍不上,双手持刀,跟我们用的风轮一样快。”



张重点点头,双刀的威力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奥斯达的双剑自己却是深有体会,在男爵府的时候没少切磋。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阶的,但我知道传说中的黄金勇士曾经在三个人的配合下没到两下就给分尸了,因为这事都惊动了教堂。”女人脸露惊恐之色。



那天她就在场,怎么也想不通,一个传说中的黄金勇士怎么在三个那么黑的人下几个照面就死了,而且听说那个黄金勇士是圣光帝国有名的一个骑士。



“不错,那个老家伙说的都对,可是有一点她说错了,我手下不是三个摩多族人,而是十八个。”就看见说话的人骑在马上,一脸的微笑,身后果然跟着十几个那女人说的摩多族人。



在马的周围还有闻讯赶来的许多的城主府的人,虽然没有看见切斯特出面,但是昨天还保护切斯特的三个牛头人战士也站到了说话者的后面。



“哦,你看我这记性,我叫罗卜特,认识的人也叫我黑龙。”来人好象很喜欢这个名字,而且每说一句话前都要先笑笑,以表示他的儒雅风度。



人越来越多,可惜都是对方的人,自己的人因为都有任务,明知道这边出事,也不可能赶的过来。



张重皱了下眉头,看着对方叫黑龙的道:“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满足你临死前的愿望。”对方笑笑。



“你为什么每次笑的时候都晃腰?难道你腰疼?”



“呵呵,哥哥你太有才了。”微微安笑道。



“找死。”对方一挥手,身后的那帮人都冲了上来。



张重眼睛却狠狠的顶着对面的那些个摩多族人。



“危险!”张重心中一动,直接拿出了大盾牌挡在了前面,就看见几个又矮又粗壮的猪头人,直接跑了过来,用头顶了过来,这些猪头人,看着不起眼,很蠢很笨,可是每个人的头上都带着一个特制的钢盔,手中拿着大棒子,8个猪头人,四个撞向张重四个撞向虎五郎。



撞张重的几个猪头人最是倒霉,以往无利的野蛮冲撞竟然撞在了神器上,一个个头昏的趴在了地上,而虎五郎却没有这么好运,直接被撞个正着,虽然没有摔倒,到也出现了几秒的旋荤。



“去死”



几个摩多族人动了,牛头人也动了,全部蜂拥而上。



巴特死死的护住了要往前冲的微微安对面的人也太多了,这么个破地方怎么有这么多的白银战士。



“小白”



凌空现出一头巨大凶狠的白色狮子,大吼一声就冲了进去。



张重更是左盾又刀, 真焰红莲刀的第一式,旋风刃杀阵冲了过去,反观那摩多族人手持双刀,竟然动作和张重差不多,四面八方都是刀影,最可怕的是,明明一刀就要扎中,他的脖子忽然长了,明明一刀砍去,却突然一滑,擦边而过。



谁也不知道张重现在心里有多高兴,对方的动作自己也能做出来,可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去注意,这下大受启发,配合上兽舞现学现卖。



十八个人,三十六把刀,绝对不亏那滚刀手的称号,是下定决心要把张重先处理掉。



“天罗地网”



那摩多族人互相交换站位,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右手刀飞了出去,天上地下刀处是刀光。



那边微微安早在第一时间就拿出了魔杖,脸无惧色,反而带着点点的兴奋。



巴特可不敢让微微安受到一点伤害,死死的守住了前面,虽然手中的武器已经严重变形,可是一步不退,终于给微微安这个继承了古老职业的咒术师赢来了时间。



“伟大的蛇王啊,以我的血为契约,用您强大的意志控制力,控制结界内任何地生物。--黑暗束缚!”



“由无尽深渊诞生的最强大的力量,籍由我血的联系将你呼唤到此,万事万物都腐朽堕落,归于尘土!我于此传承永恒的契约以我个人之名,将眼前生灵的魂与血奉上,以此为祭品,再次诅咒--恒暝之纱!”



巴特受不了,吐了。



前面刚刚虎五郎打的兴起,冲了出去,那双大手抓到谁谁倒霉,别人是十步杀一人,他则是一步杀十人,那几个刚刚冲撞了他的猪头人被直接抓起往地下一掼,诺大的猪头直接砸碎,那尸体就跟一个装满水的袋子突然掉在地上摔碎了一样,到处是虎五郎弄出的血肉堆。



看着肉泥巴特还能接受,等微微安刻画完那两个超长的魔法阵,他忍不住了,第一次在敌人的面前吐了。



先是冲过来的人群脚下突然多了一道肉眼看的见的黑雾,不但直接束缚了对方的移动速度,连对放的出招速度都跟着减慢了。



然后就看见人群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绿色的蘑菇云,周围所有的人都是脸色一绿,然后感觉全身疼痒难耐,自己使劲的挠着自己,恨不得直接挠到骨头里,这还只是开始,接着那精壮的猪头人,人族身上就象是被滚烫的热水煮过了一样,开始往下滴答肉水,血水,直到眼睛,肚子,腿,最后化成一滩水静静的呆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