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城池
章节列表
第八十九章 城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到扎尔扼城,大庆三天,所有的士兵放假三天。



张忠慢慢的走到了张重的身前,把整理好的名录拿给张重,面带喜色,“路基峡谷一战,我们共缴获青铜阶完整战甲180套,白银阶战甲22套,黄金战甲四套,长武器4000柄,短武器3700柄,法杖83柄,金子3000斤,银子12000斤。”



张重点点头,随手把名录放到了桌子上,问道:“忠伯,我们现在扎尔扼城的建设到什么阶段了。”



张盅连忙应道:“现在基本建设已经完毕,特别是屯田这一块,大受难民和奴隶的欢迎,已经开垦荒山20000亩,各种有手艺的奴隶我们也买来共一万人,给了扎尔扼城的平民身份,现在扎尔扼城基本都已经步入正规,特别是这批的资金到来,一定能把我们扎尔扼城的建设速度提高一倍。”



张重点点头,微微一笑,很满意现在的成果,告戒张忠一定不要太操劳了,见张忠满面感激之色这才不经意的问道:“忠伯,我们观我们扎尔扼城的城墙虽然在整个奥古帝国是最大最结实的,可是我还是想从新修建一翻。”



“不知道要修建什么样的?”张忠知道张重轻易不开口,开口必须做到。



张重好象早有准备,在桌子上,拿出几张图纸,看样子已经设计完成有一段时间了,张忠小心的拿了过来,打开一看。



惊讶,惊呆,震骇,激动。



几种表情一起出现在张忠的脸上,张忠第一次看见这么完美的建筑,这么周全的建筑,这么气势宏伟的建筑,要是和图纸上的建筑比,扎尔扼城就向是小孩拿泥巴推出来一样的,根本比不了。



激动的看向张重:“小重,你快说说这是谁设计的,我怎么都没见过,而这些特别标注的地方都有什么用。”



张重很理解张忠现在的激动,把图纸铺开在桌上一点点讲解道:“以后扎尔扼城就叫秦城,现在我们扎尔扼城,周围要是筑墙,中间是城堡的核心主楼,墙外挖护城河或壕沟。堡墙用砖石砌成,高10-15米,墙厚足以挡住当时任何攻城兵器的的破坏,墙顶还设有掩护射手射击用的雉堞和垛口,城堡的四隅还建立了塔楼和角塔,居高临下,形成制高点,用来增强城堡的防御能力。主楼的构造,是最坚固的,高达50米,墙厚达5米,有观察,射击室。但是城堡并非环环防御都很强,他的城门防御薄弱,通常设在塔楼之间,或塔楼底层,外设有多出闸门。城门多使用木料,外再包一层铁皮。为了长期坚守,城堡内还设有武器库,粮食库,水井等,还挖有暗道,当被困时用来与外界联络或进行撤离。有时为了扩大纵深防御,城堡的外部还有一堵外墙和外壕。



张忠连连点头,“没错,所以扎尔扼城以前也就最坚固的城。”



张重眼睛一缩,淡淡道:“可是这些在我们知道一种叫攻城车的底下却什么也不是。”



“来我给你讲解一下这座秦城,无论你花多少钱都要给我建出来,钱不够我就去抢,一定要给我弄的最完美。”



张忠点点头,深以为然。



“这是女墙、这是角楼、这是悬门、瓮城、单层城楼和吊桥。。。女墙可以隐蔽守军行动,遮挡临车攻击。角楼建在城角,用以抵御可能遭受的两面夹攻。悬门吊于城门洞中部,待敌军破门后紧急落下,可将其一分为二各个击破。瓮城是主城城门外的半座小城,墙与主城等高,瓮城城门偏设,使主城守军也能射杀到攻门敌军,而一旦敌军破门进入瓮城,更会陷入四面居高临下的夹击。城门之上建单层城楼,是城门争夺日趋激烈的表现。桥身能被提离地面的吊桥则已被用于一些纯军事功能的城池。”



“除上述之外,在城墙的墙体上还要给我修建,马面,埤垸,城楼,弩台。”



张忠连连点头,张重却把第一张纸拿开,“这只是外城,我们还要有内城,但是内城我们现在更本建设不出来,所以我们要在外城建设出更多的东西”



“是什么?”



“离城 5公里处,就进入了警戒圈。延警戒圈边缘,每隔一定间隔,在制高点上设 3人侦察哨一座,形成一道警戒线。侦察哨之后,每隔 1.5公里设一联络哨,保持侦察哨与城池间的联络。白天的联络信号是,发现敌军举一帜,接近警戒线举两帜,进入举三帜,向城市而来举四帜,接近城郊举五帜。晚间则以火代帜。此外,各要道和关卡,还要设置 3人一组的机动小队,负责侦察和反间谍。这道三位一体的警戒圈,会在敌军进至城郊,即将围城时撤回。



城上远射兵器射之所及便是城防圈的边缘,在此范围内的城外地物一律铲平,以扫清射角和视线。



在距墙根10米外是护城壕。壕内有水就在水面下10厘米交错埋插长短不一的竹刺。城门外的护城壕上会架设转关桥,这种桥只有一根梁,梁的两端伸出支于壕沿的横木,当敌人行至桥上时,拉动机关使横木缩回,桥面便会翻转,令敌坠入壕内。



在护城壕后,有时会附加一道木篱或夯土的矮墙,称为冯垣,后面部署士兵,待敌军进入护城壕范围,配合城上守军,以武器杀伤或柴草熏烧之。再向内,是宽 2.5米的拒马带,主要用于阻碍敌军云梯接近。在守军出入的地段,拒马会浅埋成易于移动的状态,并在城顶加以标志。最后,在距墙 2.5米以内,是 5行高出地面 0.5米的交错尖木桩,兼有阻碍敌人攀城和刺死坠落之敌的功能。





随着张重的慢慢讲解,张忠已经从震惊变成了崇敬,更为能设想出这么完善的人而敬服,而且听小重的话语,这还只是一个外城,要是真的外城内城都建好了,那会是什么样子,张忠呆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情况真的出现在了眼前。



张忠忽然跪倒在地,双手颤抖的接过图纸,道:“我本是夏尔国的财政大臣尼古拉斯,因为被人陷害全家四百三十六口,除了女儿在外求学,其余全部被发配成奴隶,卖到大陆的各地。”



说到这里,张忠眼角闪过泪光,但是怨毒的道:“我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打回夏尔城去。”



张忠这么一跪,代表是大陆上最直接的效忠方式,也是宣誓着自己对张重的死忠。



张重现在早以不象原来那么单纯,早就知道张忠不是普通人,闻言也并不惊讶,一把把张忠扶了起来,“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和微微安的忠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在修建城池的同时,那那些散落的家人都接回来吧,接不回来的,给我个名单,我就让五郎带人给你抢回来。”



“谢谢。”张忠此刻无味具有,但也暗暗发誓,一定要帮助张重站在大陆的最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