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农夫技能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农夫技能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50万”张重直接喊道,这个蛮牛号角他初步的算了一下,50万买下来还是很合适的,至于那农夫美斯狄看向他的目光,他只是微微一笑。



农夫美斯狄心中也在猜疑,自己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难道对方竟然是神阶吗?农夫美斯狄本身的实力其实顶天就是圣阶不过本身的各种装备却是十分的强悍,特别有一个戒指能直接把他提升为神初阶,这也养成了自大的习惯。

“你确定你要买吗?”农夫美斯狄问道。



张重报完价格直接坐下,那个农夫美斯狄的问话好象是空气一样,理都不愿意理,众人有不少是看着张重进场的而且看他不怕农夫美斯狄也知道不是常人。



可笑那农夫美斯狄还是问道,虎五郎直接出手把一块骨头丢了过去,骂道:“闭上你的鸟嘴,买不起滚。”声音洪亮响彻全场,那农夫美斯狄本来还是很牛很威风的问道,却一下脸色变的通红。



“我要向你挑战。”农夫美斯狄道。



“好。”虎五郎正好了斗神酒混身发热呢,也不管什么拍卖会不拍卖会直接飞身纵出,大拳头直接砸了过去,两边的人纷纷让开地方,张重却忽然和奥斯达一笑,两人刚刚忽然查觉到股极强的魔法波动,而且那魔法属性是充满了侵略性,和魔族交过手的两个人自然知道是魔族来人了。



可是现在虎五郎打的到爽,那农夫美斯狄根本就被压的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心中恐惧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每次想强行的放出自己的领域都会感觉上面就是一座山一样。



“爆闪”



美斯狄身上发出耀眼的强光,身上更是爆出强大的魔法力,整个人直接挣开了虎五郎的双手跑了出去,虎五郎也没有追而是对着天空喊道:“你来了就下来吧,别告诉我那个什么农夫不是你的手下。”



谁说虎五郎痴呆,他刚才就发现了美斯狄的身上有很多的魔族气味。刚才美斯狄挣脱自己的技能更是鲁西埃当初用过的一想就知道美斯狄背叛了人族。



张重却是担心这么多无辜的人类受伤,直接说道我们引他们出城。



“魔将是吗?”我们在城外等你,说完几个人直接召唤出自己坐骑,速度奇快无比。



半空中果然响起人声,“哼,以你为我们高贵的魔族会向这些人动手?”



几个人几个闪落直接出城,城外早就被士兵清空了一片,但就是这样还有很多的勇者跟了出来,要知道南切特林本身就是大国,特别是这次拍卖会全大陆的商人都来了,不少人更是带着超级的保镖,现在听说魔族出现哪有不过来看的,要不怎么说人类的好奇心是最大的。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天上无数的魔族跟苍蝇一样砸了下来,到处都魔族的人,阿波罗狄这时候更是带着三十多个剑圣闯了过来。



“父皇危险你快回去。”克拉娜看见自己的父亲阿波罗狄竟然也拿了把巨大的长枪出来,吓了一跳,没有听说过父亲学习过斗气啊,怎么也跟着跑过来?难道是糊涂病又犯了?”



阿波罗狄却是身上七彩神光一闪,“喀嚓!~~~”身上直接穿了一套神话故事里的铠甲“荣耀铠甲”,众人包括张重都石化了,传说中光明神最忠诚的十二个勇士每人临死前都变成了铠甲的一部分,后来被奖给了当时最强大的圆桌武士,蟒头狮身,豹肩,龟背,牛腰,独特的造型得到了大陆上众多勇者的追求。



阿波罗狄道:“小重,那些个魔将归你,这个魔神归我。”



“哈哈哈哈哈~~阿波罗狄你还是那么臭屁难道你忘了你胸口上的伤是谁造成的了吗?”空中传来大笑声。



阿波罗狄身上腾起了强大的气势,仿佛高山俊领般象四周散去,这可是阿波罗狄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和张重的兽气不一样,和虎五郎的彪悍也不一样,那种庞大的威压让众人产生了恐怖窒息的感觉。



八蛇出击



阿波罗狄直接闪了上去。



“喀嚓!~”



“喀嚓!~”



“喀嚓!~”



几个人身上同时出现套装,几条小龙也变成了本来的模样,冲了进去。



魔族现在是有备而来,一个魔神带八个魔将,这样的阵容用来征霸世界都够了,两面一交手就看见到处都是魔法斗气,两边都是不躲不闪的硬抗硬打。



那些本来想看热闹的人现在后悔了,因为无数的士兵和佣兵只在一瞬间就被打成了肉泥,很多人刚感觉脖子上一疼自己的脑袋就已经掉了下来。



张重兽王领域刚一打开,就感觉自己的世界里到处都是杀戮,除了几个个别的兽王,基本一瞬间就被绞杀了,在看自己的领域内直接笼罩了三个魔将,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可是能一瞬间联手把拉玛苏打退的人张重想不拼命都不行。



直接吃了个魔炎石,可只是瞬间两个强大闪电直接把张重给劈了出去,在看自己的兽王领域内,到处是黑云,无数的枯木守卫和多玛兽人在里面横行。



“吼~~”



那庞大的小灰和双头狼王一人迎住了一个魔将,而张重带着拉玛苏小白直接冲着一个魔将冲去,这个魔将跟别人不一样的是,他全身就象是老化的树皮一样,浑身干裂,但是身边的枯树守卫却是实力强大。



张重知道时间不能拖太久,那边别的人还好说,但是微微安和琳娜的实力太弱了,就算是有那几头龙的帮忙也不见的能坚持多久。



刀化虹光,沾满煞气,直接就是那式断魂刀,可那魔将法师好象早有察觉轻轻一挥手四五个巨大大枯木守卫挡在身前,而张重的脚下更生直接扎出无数的短刺。



张重心中惊讶,这魔将竟然能在自己的领域内这么随意出招也不得不小心,却见那拉玛苏张嘴就是一个闪点,身体更是跟着闪点直接冲了过去,可不正是拿手的“半月斩。”心中一喜,直接运出分身斩,那魔将就是在强大估计也要被斩于这一下。



“轰~~”



无数的枯木守卫被击倒被击碎,可是那魔将却是消失里,根本看不见人影,张重却笑了一刀,直接惊天一击,轻松的插在了空气中,地上到处被是喷洒出来的鲜血。



张重知道魔将的抵抗力是最强的,不敢大意,直接又是几个重击,而拉玛苏却是感觉自己很丢面子,丢下这个魔将帮助小灰去了。



“你好象还没有用全力,咳咳~~真没有想到人类会这进步的这么快,能告诉我你怎么发现我的吗?”



张重手一紧直接割开了对方的喉咙才道:“野兽凭借的是嗅觉而不是视觉。”,后者好象很满意的闭上了眼睛,而另一边战斗却象是一面倒一样,小灰和拉玛苏到是勉强能抵抗住对方,而双头狼王凯米拉却是被打的身上毛都掉了很多,两个狼头上都是血。



“分身斩”张重现在哪还有时间惊讶,几个分身一起斩去,“趴趴趴~~”“你很强”对放居然说了一句话。而张重知道自己刚才那式的威力,没有想到对方直接给下来了。



忽然张天知道为什么对方怎么看都不象魔族了,因为他根本就是深渊中独有的种族,邪眼巨人,这个灰色皮肤的大家伙全部的威力就在他的眼睛上,到不是说他的眼睛超强,而是什么动作到了他的眼睛里都变成了慢动作。



张重的错古惊风一闪一划直接卸掉邪眼的双手,这时候那最后一个魔将也正好要跑,被四兽合一扑倒在地,强大的魔将本能的想反击,可是张重却在对方不甘的眼神中直接劈中了他的脑袋。



扯掉领域,张重才吁了口气。



微微安和克拉娜现在却好象没事人一样,却看那几个魔将都被虎五郎,奥斯达还有雪依给拦了下来,说来也真简单,微微安和琳娜虽然实力不高,但绝对是阴人的好手,两个人配合克拉娜专门的在后面放辅助魔法。



本来魔将到也没有在乎这几个女孩,可是微微安的诅咒实在是太强大了,那些衰弱,混乱,缠绕那真的一打一个准,虽然时间比较短,但对于虎五郎几个人却是足够了。



这里要说的是那三条小龙,彻底的被克拉娜教坏了,克拉娜那可是一直在研究龙骑的攻击力上,直接告诉三个人直接远程攻击,打一下就跑,结果那几个魔将都遭到了毒手。



而满天的魔兵却倒了霉,阿波罗狄带来的剑圣竟然全是光明属性的,打起来特别的威武,几个人组成的剑阵威力齐大,到也象是一个小小的领域。



张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些人正在大打落水狗,那各种魔法使的是特有创意。



“轰轰轰!~~”



天上几道闪电过后,两个人人影同时落在了地上,“黑蝮,你还是没有长进,难道今天来没吃饱。”阿波罗狄大枪一点地慢慢的站了起来,虽然有些摇晃,但脸上很是兴奋。



黑蝮的战甲张重还是第一次看见,纯黑色不说,上面竟然真的跟鱼鳞一样一片一片的,而且背后一双巨大的翅膀,头盔就是一个蛇头只露出了一张嘴,说不出的诡异。



“吼吼·!~”



张重身边的小灰和小白直接扑了上去,张重现在可不能更他讲什么单打独斗直接把盾牌里面的石像傀儡给放了出来。



那虎五郎却大叫道:“都回来我去。”无数的土浪向黑蝮卷去,这到不是虎五郎又想自己打,而是生怕几个人手中的神器毁了这套装备,他实在是太喜欢了。



这个武力狂现在有了坐骑和武器还正是就少了一副合身的看家,当第一眼看见黑蝮穿的铠甲后立刻就喜欢上,狂吼一声直接冲了上去。



黑蝮那可是魔神当初阿波罗狄四个人打他一个三死一重伤,没有想到现在阿波罗狄的进步会这么快,一个人就能跟他打的差不多,现在虎五郎正是兴奋的时候,虽然不及黑蝮,但胜在他气势惊人,直接抓起黑蝮就是一个天地返。



可是这些人都没有想到黑蝮竟然反手一握抓住了虎五郎,双手按住后膝一题,直接把虎五郎踹在了地下,不等别人的反应,手中亮起一个巨大的光球直接按在了虎五郎的身上。



五郎哼了一声,身子被高高的抛起滚落到一边,没有了动静。



“风轮斩”



“怒斩”



奥斯达和张重两个人直接砍了过去,那阿波罗狄却是只能看着,身体一动也动不了,竟然也是强弩之末。



“哼!~”那黑蝮双手一张,后背的翅膀的猛的一张,整个的天空都变成了黑色,张重还好些,那奥斯达觉的真个人都在寒冰中,刚感觉一道杀气,人已经被被轰出了领域,刚想动才发现四肢已经碎成无数块,明显黑蝮是想让奥斯达多受些折磨。



“万刃之剑”



“惊天一击”



两个人明显都想是想速战速决,这最后一下,外面的人都看见了两个人的神色,一个象是庞然大物的黑暗中的神,另一个象是从杀戮中走出来的魔兽。



“轰轰轰轰!~~~”



巨大的斗气把两边的草坪都掀飞了老高老高,久久在落下,那黑蝮慢慢的跪在地上眼睛看着张重却慢慢说道:“原来死亡的滋味是这样的美妙,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刚才张重发动的其实是两个技能,先是使出冥王的救赎(戒指)本身所带的装备技能分身,两个张重两个惊天一击一前一后,同时出刀,可就是这样,前面的分身直接被“万刃之剑”给轰成了碎杂,而后面的本身一样被“万刃之剑”攻击,张重这才知道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



但也是黑蝮倒霉,张重虽然整体实力确实是比他要低点,可是张重左臂的幽劫盾却是实打实的神器,那超高的防御就算是万刃之剑也硬生生的给挡了下来。



地上到处是残随的魔将的尸体,几个人把虎五郎和奥斯达都小心的抬到了马车上,现在周围的所有看见他们战斗是人,对两个人都是尊敬,当然对张重就是崇拜了。



阿波罗狄在克拉娜的搀扶下坐到了马车上,南切特林的几个高级牧师都被叫了过来,“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比不上那魔神六统帅。”



张重心中同样的难受,奥斯达和虎五郎两个人一照面就被打成了重伤,要不是自己先是吃了魔炎石后有冥王的救赎和幽劫两个神器自己估计也并不比两个人好到哪去。



现在一对比才更能发现大帝阿波罗狄确实比张重等人要高上很多,估计虽然不如塞多斯但也差不到哪去,这样让张重更加担心。



“小重你不用担心的,五哥和奥大哥没有事的,我父皇那里的宝贝可多着呢,里面还有教皇送的圣水呢,只要几滴就能让大哥恢复如初。”克拉娜安慰道,张重没有说话只是揉了揉太阳穴,到是雪依道:“那个魔神确实厉害,但不可能一个个都那么厉害吧?”



阿波罗狄却苦笑道:“你还真就想错了,他们魔族确实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生活在深渊之中,那是另外一个世界。”



“那是什么样的世界啊?”克拉娜现在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的实力了,早就崇拜的不得了,现在听那话中的意思好象去过一样,哪能不好奇的打探道。



那虎五郎还在昏迷中,奥斯达却被卓尔扶着仔细的听着。



“当年圣女黛丽丝在圣光帝国被魔族偷袭受伤,虽然受伤不重,但是教皇烈斯尔克却认为这是对自己的挑衅,一怒之下派出自己手下十二个圣骑士四个荣耀法师去深渊之中讨回面子。”



“几个人当时虽然还很年轻但也都是人类当时的顶尖高手,下了深渊之后,他们才发现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景色不知道往里走,最后决定直接向西面走,因为传说中的恶魔都是生活在最西面的地下。”



张重这时候也想起来自己在死亡空间的时候我见到的样子,好象跟阿波罗狄所说的深渊的样子很象,而几个女孩没有去过更加的好奇。



阿波罗狄好象很感慨的道:“那深渊之中和我们人类差不多化分成一块一块的领地,互相之间都是在不断的互相杀戮,但是每个领地之上都有一个更大领主管辖,可以被挑战,但失败的结果就是死亡,数个领主上面就是君王,也就是你们看见的魔将,而君王上面就是魔神。”



见几个人听的认真,阿波罗狄叹口气道:



“所以你们看见的魔神在深渊之中真的不算是什么。”



众人都很沉重的点点头,可是克拉娜却是好奇的问道:“可是那几个圣骑士和法师呢?”



阿波罗狄眼睛一亮傲然道:“虽然那些黑暗生物很强大,可是他们还是一路的杀过了过去,为了他们的信仰。必须完成教皇交给的任务。”



经过三年的魔杀这些人里面终于有一个人达到了神阶杀掉了一个魔神可是其他人都战死了,这个人不断的寻找当初偷袭圣女的魔族,终于得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魔族要进攻了,可是这时候他却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



阿波罗狄苦笑了一下,本来以为就这样被困死在里面,却没有想到他见到了他一生也忘不了情景。



“那是两个东方人,穿的衣服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叫那种衣服为袈裟,手中的武器叫做锡杖,那唯一的圣骑士本来只是想和两个人搭个伴,可谁知道两个人当时还是要往西走,那圣骑士无奈只好跟着。”



“那一路之上所有魔神在两个人的眼里仿佛就如小孩一样,锡杖一摇脚一跺,直接就给毁灭了,我也知道了那种技能叫伏魔杖法和金刚掌,终于有一天三个人见到了真正的神,那是神皇级的堕落天使,两个人这才说道:“我们主持让我告诉你们老实的在西方呆着,要是在偷偷摸摸过去,十万僧兵灭你天界。”



阿波罗狄忽然不说了,好象在回想当是的情景。



“父皇那他们到底打起来没有,谁赢了?”克拉娜问道,这时候众人也隐隐的明白了故事中唯一活着的圣骑士绝对的就是眼前的大帝阿波罗狄。



阿波罗狄道:“你们可能不信,那神皇居然连连点头好象一个仆人见到了主人一样,可是神皇后面的一条骨龙却直接飞了出去。”



“那和尚单掌竖于胸前喝道:“畜生尔敢,”手掌金光一闪变的巨大无比直接把骨龙拍进了地里,然后对那神皇道:“你不会以为一个长了翅膀的大蜥蜴就能吓唬住我们?”



神皇连连陪笑,当我和两个人回到人类世界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两个东方人在他们的世界里只能算是末流,没事送送信打扫下房间什么的。



“哈哈父皇你一定是被骗了。”克拉娜可算抓到了父亲的毛病。



阿波罗狄摇摇头道“我回到教会的时候被奖励了这套“荣耀”,一向脾气大的教皇听说东方人的时候也是满脸的尊敬,当初东方一个邪恶的战士逃到了我们这边,结果被一个道士也就是相当于法师追了过来,你们知道结果吗?



“结果是什么?”



结果两个人转了一圈,我们人类的神皇也好天神也好,被两个人杀了大半,最后连起手来在勉强把人家给挡了下来。



张重几个当时就听傻了,知道以阿波罗狄今天的地位不可能骗他们,可是那神秘的东方也太强大了吧。



“所以我们这边只要到了神阶的人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怎么打都可以就是不要去东方,那是个比深渊还恐怖的地方,我们这边无论是人是神就没有活着回来的。”



阿波罗狄讲完后,也很爽快的说自己当时是因为有点心会意冷才跑到一个小国做了一个军团长,结果几百年后自己也成了一个国家的皇帝,还真是天意弄人。



..................



请大家多多支持宝宝!~!!谢谢你们~!!!!推荐本朋友好书<弑杀神魔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