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兽皇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兽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重进到屋子里,里面已经围坐一圈,基本都是张重的见过的。



塞利伯恩把张重让到了客位置这才严肃的说道:“现在人全了,刚刚从外面传来消息,那兽人又进攻了。”



“怕它们干什么,难道这几天还没有给他们打怕吗?”二长老凯因直接拍桌子喊道,那火暴的脾气一点也不象是一个优雅的精灵。



“是啊,我们现在守着生命之泉,进可出击,退可防守还不用担心受伤的问题,有什么好担心的。”三长老凯兰崔尔道。



塞利伯恩皱了皱眉头道:“你们不要想的太简单,让哈根给大家讲一下你们在说。”



张重这才注意到,哈根是一个男精灵身上并没有背着巨大的弓箭,反而手指尖磨出了厚厚茧子黝黑发亮,明显是以刺客系为主,脚下那双黑色的兽皮靴恐怕还是个加移动速度的极品装备。



哈根站了起来面色严肃道:“各位长老好,我要说的是,这次兽人的进攻队伍中有一个魔将,应该是力量见长的魔族,我们守卫在山前的十二个巨木守卫基本有一多半是他的杀的,而且这次兽人进攻明显是为了我们的生命之泉,并没有向前几次一样过多的放火。”



“魔将吗?”二长老和三长老都是惊讶的喊了出来,以精灵族长寿的年龄,魔将他们当初也见过,当然知道他们的恐怖,恐怕只要一个魔将就够把自己的部落给灭了。



张重见众人都不说话,忍不住问道:“那生命之泉是什么,竟然引的魔族派出魔将亲自出马,还有那魔将究竟有厉害,属于什么级别的?”



几个长老看了眼张重,心中暗暗摇摇头,那生命之泉全大陆谁不知道,估计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子不知道了。



张重是艾尔拉亲自请来的,特别是张重的实力早得到了她的敬佩,怕张重尴尬连忙站起来,道:“这生命之泉是我们精灵族特有的守护之泉,泉水不但是一些炼金术中的重要配料,还能够治疗各种疾病,特别是受伤的人,只要用泉水洗过之后,旧能迅速的恢复。”



张重现在明白了,怪不得魔族不肯放火烧呢,这泉水确实是好东西,不过那魔将又是什么样呢?



塞利伯恩好象回忆道:“魔将虽然在魔族中不算是什么,可是要是以你们人类的实力来说的话应该是属于初神的级别,加上他们独特的天赋防御和铠甲,应该能达到了中神的境界,记的以前神魔大战的时候,你们人类还是有不少人可以抵挡的,可是经过了这么多年,唉~~。。”



张重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二长老和三长老一听说魔将的出现脸色为什么会那么的难看。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哈根着急的问道。



塞利伯恩面带忧虑,心中也是难以决断,自己的族人如果说论起真正的势力根本就是和兽人也比不了,基本都是靠着暗杀和兽人门混乱的进攻才逃过一劫,几声清脆的鸟叫,一群有着碧绿色羽毛的小鸟在窗户外面飞来飞去,塞利伯恩看见屋内的气氛有些沉闷忽然笑道:“魔将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要知道我们的精灵女皇还没有修炼出来,只要我们能在坚持两天就可以了。”



屋内中众人立刻纷纷吁出了一口气,好象对这精灵女皇有说不出的信任,仿佛那精灵女皇一出,那什么魔将就会被吓跑一样。



艾尔拉就好象是张重的翻译一样,做在张重的身边,立刻小声的给张重解释道:“精灵女皇就是他们的族长,可是前一断时间忽然说自己要再度的突破了就把自己封印到了生命之树中,只要在次出来,根本能轻易的消灭掉魔将。”



张重虽然没有见过精灵女皇但想想一个能活一千多岁的老妖精,实力强悍也没有什么好希奇的。



“这位远方来的客人你们的实力得到了我们的尊敬,我希望这两天你能协助我们守好内谷就可以了,我会让三长老凯兰崔尔直接负责指挥。”塞利伯恩道。



张重自然没有意见。



回去后把虎五郎叫了的出来,并没有告诉琳娜和雪依,两个人加上随后赶来的天羽向谷口走去。



“这也算是士兵?”张重看着三个一群二个一伙在谷口游玩的精灵立时无语,当然树上还是有几个很认真负责的精灵,张重等人的到来并没有改变什么,反到是有几个好客的精灵拿出了各种的水果请张重等人品尝。



“嗖~~”



正当张重和精灵们谈论防守的时候,一支响箭划破了天空,红色的烟雾升起。



“兽人们又来拉,大家快准备。”精灵们立刻全没有影了,张重向四外看了看,树上,暗影中,到处都能感觉的到藏有人,可是就没有看见一支正规的部队。



这时候三长老凯兰崔尔拿着法杖竟然骑着一头山羊出现了张重的身前,而且看那神色好象并不紧张,下了山羊走到了山谷前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然后拿出许多的白色宝石在地上铺了一个简单的魔法阵,然后开始吟唱。



魔法阵上红光一闪,那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张重三人感觉是无比的舒服,好象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过来一样,特别的那中空气中的声音,象张重和虎五郎这样级别的人竟然能感觉的到各种魔法元素欢快的心情。



就在三长老凯兰崔尔的吟唱过程中,十几个高大的树木忽然吱呀呀的动了起来,虽然移动缓慢,但是声势却是惊人。



“这恐怕就那巨木守卫了,精灵族在强大的伙伴。”张重连忙和虎五郎跟了上去,而凯兰崔尔则是骑上自己的山羊就冲在了冲前头,看那神态和速度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法师。



“吼~~”



无数的兽人嚎叫着冲了上来,到处是精灵射出来的利箭竟然躲都不躲,中间还有很多骑着白狼的矮人,远远看去黑压压的一片。



那慢慢走出来的巨木守卫又粗又大的木手掌一轮就轮到了一大片,而且竟然是纯物理攻击一点的魔法属性都不带,可这样依然不能抵挡疯狂了的兽人,无数的大斧头飞起,很快就有三个巨木守卫被砍倒,而轰隆隆声音中几个比蒙兽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兽人的阵营中,手中举着大棒子向着巨木守卫就砸了过去。



张重和虎五郎没有动手却明显感觉到不少圣阶顶峰的兽人竟然也出现在了队伍里,看那狞笑的样子说不出的恐怖。



“哼~~竟然连兽皇也派出来了,还真看的起我们精灵,那就让你们留下好了。”凯兰崔尔一拍山羊的P股直接跑到了双方的最前面,并飞身站在了一个巨木守卫的身上。



手中的藤蔓法杖直接的插在了巨木守卫的身上,双手不停的刻画着魔法符号,方式竟然和微微安的施法时的样子大同小异。



“轰~~”



无数的粗如手臂的绿色荆藤拔地而且直接把兽人缠到了里面,这凯兰崔尔手法依旧不停的变化,“木之舞”“花之舞”不但可怕的荆藤把兽人活活勒死,就是地上树上立刻都开满一朵朵的洁白小花,可是小花一收缩肯定就会喷出带着臭味的黑水,哪怕防御力极强的兽人碰到后也会痛的满地打滚。



凯兰崔尔身前十米内基本就成了藤蔓和鲜花的世界,张重忽然在想这算不算是精灵族的独有的领域。



“凯兰崔尔你个该死的家伙,就会这些低微的东西吗?哈哈让我鲁西埃来收拾你吧。”说话间一个人类竟然走到进了凯兰崔尔身前的领域,那些活了一样的藤蔓和小花立刻枯萎了下去。



“你~你是人马鲁西埃。”凯兰崔尔惊呼了出来,这个人虽然不是过去鲁西埃的样子,可是那声音自己却是记的清清楚楚,当初神魔大战的时候,自己还只是精灵族的普通一员,这个鲁西埃就以兽人的形态出现,结果一百四十三个精灵死的就剩下自己一个,当时鲁西埃很意外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竟然能顶的过的万兽一击。”



当凯兰崔尔说出自己的名字后,鲁西埃已经走的很远很远了,可是那嚣张的声音自己却是怎么也忘不了的,就象是噩梦一样的缠饶着自己。



“兽啸~群狼破!~”



鲁西埃的身后忽然间冲出了无数的巨狼,那些藤蔓立刻被摧毁一尽,张重看的明白所谓的群狼竟然只是幻影,只是靠鲁西埃本身的斗气全变化出来的。



“白虎千杀”



鲁西埃动了速度迅猛无比,一只巨大拳头象是老虎头一样,虽然离着凯兰崔尔还有很远,可是这一拳直接把巨木守卫轰成了碎片,而凯兰崔尔更是被老虎咬住了一样,身体横飞了出去,要不张重及时的接住,就是不被打死也要被摔死。



凯兰崔尔好象知道自己的情况,双手一合,一滴晶莹的生命泉水出现在嘴边喝了下去之后,地上立刻又涌出无数绿色的小草把自己的身体围了起来,凯兰崔尔艰难的道:“你们快走,这人马鲁西埃我们打不过,估计他就是这次的魔将了,只有等女皇出来才有希望。”



凯兰崔尔本想说他拖住鲁西埃,可是想想两个人实力相差的太悬殊,这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凯兰崔尔你还真的没有长进呢,难道还是只能接我一下吗?”鲁西埃淡淡的问道,转而又笑着问到:“你们精灵永远都是这么的孱弱,过去是,现在也是,还是乖乖的把生命之泉贡献出来吧。”



张重刚要动,身边的虎五郎却是两眼的兴奋道:“小重这个家伙交给我吧,好久没有找到这么合适的对手了。”好战的虎五郎立刻向鲁西埃走了过去。



“呵呵,又一个来送死的吗?没有想到还是一个人类,精灵族什么时候堕落到要和人类联合了。”鲁西埃道。



“希望你的拳头能和你的嘴一样厉害。”虎五郎直接发动了自己的了领域,无数的巨大土柱钻了出来,把鲁西埃困在了中间。



“土浪~”



虎五郎双手使劲的向地下一按,就看见涛天的黄土扬起多高,一下就把鲁西埃给砸进了土里。“好象简单了点。”虎五郎看着平静的土黄堆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吼”



就在众人猜想的时候,那堆黄土仿佛湿泥变硬接着又裂开一样,鲁西埃好好的站在那里一尘不染,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就这种土系的垃圾技能吗?”



“巨象之力。”



鲁西埃做了个和虎五郎同样的动作,双手高举然后猛按在地上,可是效果却不一样,就看那大地上猛晃了一下,直接了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周围的碎石和一些兽人的尸体全部的掉了下去。



虎五郎没等反应就掉了下去,两人这一交手,都快如闪电,张重虽然能来的及把虎五郎拉上来,可是他更多的却是相信五郎的能力,特别现在虎五郎也并没有出全力的情况的下。



他是了解,可是身边的天羽和凯兰崔尔却都下意思的惊呼了一声,因为那裂缝已经合上,估计里面的人都被夹扁了吧。



“轰~~”



一个巨大的土拳头直接冲了出来,而虎五郎正好好的站在拳头中间,拳头一开,虎五郎直接身下涌出无数的各样魔法阵。



“土锥术”



“泥沼术”



“陨石术”



要知道现在是在虎五郎的领域之中,五郎怎么想那脚下的土地就会怎么动,现在整个领域就跟疯了一样,到处都是巨大的土尖和泥沼,并且的虎五郎的身上立刻裹了巨大的碎石战甲,正快速的向鲁西埃冲去。



“有点意思。”鲁西埃好象并不在意,但是身上却涌出各种野兽咆哮的场面,虎五郎的各种土锥刚一靠近就会有一种野兽扑出,眨眼的功夫就被鲁西埃清理的干干净净。



“这也算是领域吗?呵呵让你看看真正的领域是什么样的。”鲁西埃的话刚一落,虎五郎眼前的样子就变了不在是自己熟悉的那种感觉,而是带着点血红色领域。



领域内各种凶猛的动物或蹲或立不住的游走,那种嗜血的吼叫声充斥着正个空间,而虎五郎的身前蹲满了体格庞大的动物,头上还有几只特大号的双头乌鸦嘎嘎的叫着。



“兽心**贪婪之吞噬”



鲁西埃轻轻的念道,虎五郎哪还敢大意,第一次觉的自己的对手好象是一座山一样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叹息之墙”虎五郎现在只能是在自己的身前不住的叠起厚厚的土墙,一点点的阻挡着鲁西埃手下的这些野兽的进攻。



鲁西埃轻松的看着虎五郎手忙脚乱的样子,但眼睛却向张重所处的位置诧异的看了一眼,就因为这一眼,虎五郎的身影突然消失了,直接从鲁西埃的身后的土地上钻了出来。



“天地返-诛切”



双手抓住鲁西埃的双肩直接发动,这样的近距离可以说是在稳妥不过,可是鲁西埃身上却是红光一冒直接弹开了虎五郎的双手,接着反手把虎五郎巨大的身躯给按进了土里。



“轰轰轰轰~~”鲁西埃的拳头并不比虎五郎少上多少,雨点般的砸下。



“咔~~”



虎五郎的手中猛然现出帝蛮紫金锤,双手一轮,那锤子本身所带的狂舞立刻出现,神器的威力自然不同凡响,特别是和鲁西埃离的如此之近,本来打人的鲁西埃立刻被砸中了锤滚出去老远,被树一挡,这才停了下来。



虎五郎这才艰难的站了起来,一道土浪直接袭向地上的鲁西埃。



“砰~~”土浪到鲁西埃身前五米的地方自己就消失了,这时候鲁西埃就仿佛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一样,脸色的变的异常的难看,眼睛要多红有多红,更可怕的是鲁西埃的脖子好象有点越来越长的样子,身体的骨骼也发出了异变,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



“哎,你们马上就能看见那鲁西埃的终极形态了,这次就是想跑也来不及了。”凯兰崔尔轻叹了一声,伸手在怀里摸出一片通明的绿色的矿石,递给张重道:“我看的出来你和别的人类不一样,也许你真的很强,但现在还到拼命的时候,请你把这个交给

艾尔拉,他是我的女儿,我去帮助那个大个子,希望能给你们争取到时间逃回去。”



张重忽然发现凯兰崔尔真的很可爱,而且也没有想到艾尔拉竟然是这个家伙的女儿,那派艾尔拉出去救援,他到也真放心,从这一点也看的出来凯兰崔尔真的是大公无私,这样的人怎么都是受人尊敬的。



张重看向虎五郎那边,捏了捏拳头,虎五郎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除非战的一点力气了,否则是不愿意让自己帮忙的,而且张重心中还是比较放心的,现在虎五郎还没有用魔炎石,说明他在还在给自己压力在不断的突破,小声道:“你们放心,五郎是不会输的,你们等着看好了。”张重露了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