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路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路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次人数很少只有四个人,张重,虎五郎,琳娜和雪依,虽然很多人也想跟来但都被张重劝了回去。



路上张重和虎五郎直接做到了马车的前头,一边驾驶着马车一边聊着,看着风景优美的田园风光,难得的放松了一次。



“小重就在前面的城镇中休息一下吧。”琳娜看见天色渐晚,推开马车的门说道。



张重点点头,看了看前面的城镇好象不是很大,但却是热闹非常,特别是现在的时刻正是一天之后酒馆买醉的时间,张重找了个外表比较干净的旅馆,把双头狼王凯米拉留在了车上,几个人向内走出。



旅馆不大,一层是个小型酒吧,但是人很多很热情,特别是当琳娜和雪依两位美女出现的时候更是响了无数的口哨声和哈哈大笑声,张重皱了皱眉头。



这时候那负责接待的肥胖的女人已经把钥匙拿了出来,并带着几个人上楼,张重看见她每走一步都会压的楼板吱吱做响,真怕她一不小心就把这个木制的地板压折了。



开了房间后几个人还算是满意,两个屋子都还算是干净整洁,特别是屋子的窗台上还摆了几盆花,能看的出来老板还是很会做生意的。



“走下去喝点。”虎五郎刚才看见一层是酒吧的时候眼睛已经发亮,现在有了时间当然提议,只是琳娜和雪依却说自己累了留在了房间里。



“两杯斯尔加夫酒。”老虎道。



张重却向四周的桌子上望了望,当看见两个半兽人的时候眉头皱了皱,在他的眼中半兽人基本就算是兽人了,怎么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类当中。



两个人喝着酒听着边上人吹嘘着,有的说自己屠过龙,有是说和军神张重一起打过兽人,还有说自己曾经是高贵的贵族,张重心中笑了笑喝了口酒。



“砰~”



大门被人大力的给推开,进来一个身材高大但却是比非常兽的人,脸上一道刀疤用额划到了脖子,看着这长长的疤痕不少人缩了缩脖子摸了摸自己的脸。



那人的眼睛就向鹰眼一眼,向四周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可是被看的人都会觉的身上一凉好象被野兽给叮了口一样的不舒服。



酒吧立刻就静了下来,忽然这人从怀里拿出一袋子,听声音里面装的应该是金币,直接丢到了一张桌子上道:“谁知道岗拖的下落这些钱就是他的了。”



张重看了看,见四下果然很多人眼中冒出贪婪之色,但有都有些惧怕来人身后的那细长的巨剑,但是翁翁的议论声却是响了起来。



“小子,你是哪来的找岗拖有什么事?”其中一个胳膊上纹着个狼头的秃子站起来问到。



来人冷冷道:“你们只要告诉他在哪这些钱就是你们的了。”手一抖,袋子里的金币立刻堆满了桌子,仔细数数的话怕不下五六百枚。



“他在镇西东头的第一家。”一个瘦小的汉子说完直接把钱划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那人却是眼睛也没砸一下,直接把剑架到了他的脖子,“怎么你说话不算数?”那汉子脸色发白,眼睛有些惊恐,但还是紧紧抓住金币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



“砰~~”



门又被人给推开了,可是这次进来的却是一位老者,不过这位老者怎么看怎么决的有些奇怪,没有眉毛和胡子,头发却很长,而且身材高大,隐隐的好象比虎五郎都要大上那么一圈,给人感觉好象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



此人一进来,酒馆再次静了,好象这个老者大家都认识都很惧怕一样,包括刚才都手拿金币的汉子都自动放下手的袋子,满脸尴尬的笑容。



两个人就在吧台前互相的对视着。



老者忽然问道:“你就是那个要找我的人?”



那人点点头,好象也有些意外道:“你就是土系大魔导师岗拖?”见老者点点头直接道:“我象你挑战赌注就是那件东西的下落。”



岗拖好象一点也不意外,“你拿什么跟我赌。”



“这个够吗?”空间戒指一开,里面竟然是无数的六七级的土系魔晶而且其中还有两个宠物蛋看那颜色只怕等阶也不会低。



旅馆内的众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一桌子的东西,这里面随便一件东西都够普通人一辈子的生活费了。



“够吗?”



“加我这条命。”



“好,跟我来。”岗拖点点头,转身向外面走去,明显是答应了那人的请求,张重和虎五郎两个人看了眼也跟着众人出去瞧个分明。



“这两个人好象认识又好象不认识,他们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么神秘,而且看样子还是价值不菲。”张重暗暗心想道。



“我叫天羽。”广场人那来人自傲的报了下自己的名字。



“什么怎么是他?”看热闹的人群中明显的发出了惊呼,张重微微一留心就听到那帮人低声道:“他是亚维特岛海港佣兵工会中唯一的一位达到S级的佣兵,听说他接受的任务没有完不成的,实力可是算的上是亚维特岛海港的第一高手。”



这个叫岗拖的土系魔导师竟然手中连根法杖只是一笑,身影就在众人的视野中消失了?



“隐匿术”众人惊呼了出来,这可是盗贼的技能,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法师的身上。



张重却是嘴角微微一挑,眼睛望向了那天羽的脚下,刚才别人没有看清楚张重却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岗拖只是一沉,竟然直接盾入了地下,并且如那狮虫兽一般竟可在地下行走。



虎五郎却是眼睛一亮,他本身就是土系如何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小声道:“着个就、老家伙用的应该类似仿领域一样的技能,只是却不那么自如,不过能想到这土行一法到也厉害。



张重也是赞叹的点点头,这时候就看见天羽的脚下立刻陷了进去,不过他本能的纵了起来,脚下随手划出了数道的剑气,姿势甚是优美,仿佛夜空中的云鹞,竟然能在空中连翻数圈。



可那岗拖这时候却钻了出来,双手中快速的在地上刻画了一个古朴的魔法阵嘴中念了几句咒术后,那地上竟然如同海面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一样,土浪直接飞起四五丈高,赫色的泥土加上黑土的石块直接把天羽埋了下去,看见这巨大的威势张重也暗暗吃惊,想不到这小小的地方竟有这等人物。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着个平常的不起眼的岗拖竟然会是这么厉害,都在呆呆的看着那高高隆起的土堆出神,可是也有几个人感觉到了地下的波动,当然岗拖同样也感觉到了,左手按在地上,右手在虚空中不住的连画,那两边的黄土立刻如被人推拉一样,一层一层的覆盖在刚才那土堆之上。



张重和虎五郎都是看的眼睛发亮,魔法竟然还能这么用,可是张重和老虎都仔细的看着地下,虽然那天羽刚才没有提防一开始就被埋在了地下,可是毕竟实力在那摆着呢,锐利的剑气别人感觉不到,张重和虎五郎却感觉的到的。



“浪滔天”



“嘭嘭嘭嘭~~”



被埋的在深也经不住这一下,那天羽全身冒着刺眼的黄光,特别是夜晚十分更是显的如天神一般,手中的细长剑如龙吟般的快速的颤抖着。



岗拖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震接着两耳轰的一声,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他的体格在强壮也受不了这一下。



“土盾”,这法师岗拖竟然瞬间支出了一个长方行的大盾挡在了身前,这种反应和技巧看的张重暗暗点头,就连那刚准备进攻的天羽都是一楞。



天羽开始急速的围着岗拖旋转了起来,那脚步不大甚至比平常走步时候都要小上一半,可是张重竟然感觉竟然象是海边一浪一浪的浪花,层层叠叠无穷无尽,可自己的兽舞正好是两个极端。



两下比较竟是受益良多。



“天浪击~~~”天羽的剑法不但快而且根本就不跟人喘息的机会,岗拖身前的土盾上的光芒越来越暗,盾牌的四边已经出现了些裂纹,已经坚持不了多少时间。



“啊~~~~”



天羽没有看见,众人却在边上看的清楚,那土堆中好象有什么东西正在高速的向他接近。



“噗~~”一个红色的巨大怪物竟然有六七米长水桶粗细的地龙钻了出来,说是土龙那是经过专业学院的知识知道的,不知道的直接惊呼“蚯蚓”。



巨大的蚯蚓出现直接立刻扭转了局势,那大蚯蚓大嘴一张,无数的巨石砸了过去,就是强如天羽也是狼狈不堪。



“吼~”



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狼啸,一道红光瞬间出现场中,竟然是双头狼王凯米拉,刚刚本来正在打盹的它忽然感觉到强烈的魔兽其实,狼这种东西总喜欢把自己休息的地方自动画为自己的领域,现在突然出现一个顶阶魔兽怎么能不怒。



大爪子连拍带咬很凶狠的蹂躏着大蚯蚓。



“凯米拉,回来。”张重心中苦笑不已,这爷速度也太快了,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快把那大蚯蚓折磨的没有气了。



听见自己的主人叫自己,凯米拉这才收了狂暴嗜血的气息,直接蹿到张重的身前,吓的周围的人跑的一干二净,而两个当事人岗拖和天羽刚才感觉到毁天灭地般的上古凶兽的的气息后,本能的吓的在原地一呆,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可见那奇怪的红色黄、双头狼竟然是那人群中一少年的宠物。



两个互相看了看哪还有心情在打,特别是那岗拖苦笑的看了眼自己的地龙有心过去要个说法,可是那双头狼毕竟自己也惹不起。



张重无奈的走了出来对着岗拖道:”对不起,我这坐骑凶性大了点,这两块魔晶就当赔偿给你吧。”张重知道这个老者是土系的魔法师就把刺骨之地中那狮虫的魔晶拿出了两块,土黄色的光芒柔和而好看。



别说岗拖就是边上的天羽都傻了,这两个天价的魔晶说送人就送人,这家伙是不是精神不正常。



岗拖激动的拿着两个魔晶道:“真的送给我?”张重点点头,那岗拖却道:“你知道他过来找我要的东西是什么吗?”张重自然是摇摇头。



天羽这时候苦笑了一下道:“三年前亚维特岛海港挪特镇竟然出现了两条狮虫,这种狮冲不但速度奇快,而且防御强攻击手段层出不穷,最主要的是他们生活条件必须要充满了大量的瘴气和腐尸,所以出现的这两狮虫立刻成了宝贝,特别是我们土系的法师和战士要是能抓为宠物那实力肯定要提高许多。



“没错,那时候我正在海港学院做名誉老师凑巧得到了一枚。”岗拖说道,不过有点不好意思的小声道:“我其实当时就给我的地龙吃了,要不它也不可能进化的这么快。”



天羽脸上苦笑了一下,其实刚才看见地龙的样子的时候他心中就已经猜出几分,现在听岗拖说出时候也没有什么意外。



“你这么着急赶来要这魔晶有什么急用吗?”张重看见天羽的样子问道。



天羽答道:“我只是接到这个任务而已,不过好象是因为兽人的出现,亚维特岛海港有一件防御极强的城市战略装备需要十六颗顶级的土系魔核提供魔法元素,现在还少两颗,所以当知道这里的岗拖有过一颗的时候我找来了。”



张重对亚维特岛海港的海洋学院有些任象,特别是那边的女孩真的就跟女一样很漂亮,张重想了想又摸出一个魔晶递给两人道:“这个就给你吧,别抢了。”



张重和虎五郎见没有什么事了带着双头狼王转身回去,而后面的天羽忽然大声问道:“你们要是哪?”



“喂,请问您叫什么?”



张重和虎五郎笑笑挥挥手,旅店内雪依两个人也没有出去过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天一亮,四个人才准备东西准备出发。



刚出旅店的门口就看见昨天晚上的天羽正微笑的坐在门口的椅子,吃着早点而且还弄了一大杯的麦牙酒,见到张重出来连忙道:“昨天谢谢你拉,不过我要告诉你个消息,如果要去阿卑山就不要出了,就这还是算安全些,那里都被兽人占领了。”



张重点点头问道:“那你知道他们大概有多少人吗?”



天羽摇摇,“人数很多,但不固定都是杀完人就走,只有一个老窝就是原来的阿卑城。”见张重微微皱了下眉头,知道自己猜的有些正确,谨慎道:“而且我前几天来的时候看见过几个独眼巨人。”



“什么?”琳娜焦急的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