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传说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一章 传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豪华的教皇小厅里,只有两个人。



张重和南多两个人,桌子上有两个酒杯,鲜红的葡萄酒散发着醉人的香气,张重轻轻抿了口,泌入心扉凉凉的说不出的舒服,教皇笑了笑:“这是精灵族用秘法建造的,全部都是用最好的山葡萄加以生命之泉的水封存十年才可以饮用。”



张重心中有些惊讶,这教皇也太奢侈了吧,教皇眯上眼睛好象很享受的喝了一口,“这人老了,总会怀念一些以前的事,就像是这杯中的葡萄酒要放的越久才越有味道。”



张重不知道教皇要说什么,但还是赞同的点点头,教皇笑了笑,张重在他的眼里就象是一个后辈,一个可爱的长不大的孩子,“一会的宴会上肯定会有很多人邀请你拉拢你甚至是威胁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张重一楞,苦笑了一下,“这些我都没有想过,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怎么对付那些兽人和魔族。”



教皇手指轻轻的敲打着酒杯,杯中的红酒一圈圈的荡漾着, 忽然道:“那些魔族不会这么早就进攻的,那些兽人不过是试探一下罢了,不用着急,不过有件事我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张重很是好奇。



教皇的眼神一下子变的犀利了起来,“进攻,我让你带人去进攻死亡峡谷,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里有兽人。”



张重不知道教皇是怎么知道死亡峡谷有兽人的事情,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是那可魔族进攻有什么关系?”



教皇仔细的看了眼张重道:“神魔战场就在死亡峡谷的上面,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死亡峡谷真的意思是进入死亡的意思。”



张重不是很明白的挠挠头,“怎么这些你老师觫迦没有告诉你吗?”



“你认识觫迦老师?”张重双眼一亮,立刻来了精神,觫迦对张重除了训练基本什么也不说,现在有了机会怎么能不问问。



教皇苦笑了一下,表情很是尊敬,叹了口气,“觫迦老师我也只是听我的老师前任教皇说过,她是当时大陆上最傲最漂亮的血蓝花,漂亮而血腥,虽然她本身是法师系的,可是他更喜欢看着对手被一点点的折磨死,她的召唤兽只是个三阶的鼠王,是不是很失望。”



张重一下想起了刚进兽王空间训练是的狼狈样子,很怀念道:“影鼠速度快,攻击力高,确实是个比较理想的召唤兽。”



教皇却摇摇头,“觫迦老师的召唤兽除了召唤出来折磨敌人外之据说只用过一次。”教皇崇拜的道:“神魔大战的时候不断的有人损落,而魔族的魔物也是越来越多,在关键的时候,觫迦老师召唤出了他的鼠王,并献了三滴自己的神血。”



完后呢?张重着急的问到。



教皇却轻喝了口酒,“完后?完后那鼠王就发疯了,疯狂的尖叫,周围的所有老鼠都出动了,满山遍野黑压压的不要命的向魔族发动了自杀式的死亡攻击,而觫迦也因为虚弱被另一名魔族打的肉体消失,至于神格去了哪里估计只有你知道。”



觫迦老师竟然是这么死的,张重心道,教皇忽然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哼,他们来了吗?”转头对张重道:“你该参加宴会去了,记住一句话,这里也并不是最安全的,小心。”



张重感觉教皇很奇怪,但还是点点头出去了。



“呼~~”



张重走后,屋里立刻现出一团黑雾,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教皇却依然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半饷才道:“还是要和我比试吗?”



黑雾里面传来淡淡的声音,有些开心有些生气道:“黑暗王的魔使来救我了,你们这些教廷的骗子是抵挡不住我们两个人的联手的。”



教皇点点头,很认同的道:“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可是你没发现那个恶心的爱德沃瑟又消失了吗?”



黑雾一呆,好象在发出什么信号,“不用联系了,他已经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你要是还想跑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封印的地方换个地方。”



教皇说完,身上发出强大的白光,那白光实质性的攻击了过去,“啊~~”黑雾里发出一声惨叫,瞬间就消息了,可是教皇南多却忍不住大吐了口血。



在这华丽的教皇厅下面其实还镇压着十二个魔神将,论实力可比那爱德沃瑟要高上不少,刚才的那个还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的幻影,本身却在还在封印中熟睡,教皇以全力加偷袭才能将其击退,这也是教皇为什么在爱德沃瑟出现后脸色大变,怕的就是引发几个魔神的苏醒。



教皇不知道这十二个人是谁镇压的只知道前任教皇就是因为稍微一疏忽被其中觉醒的一个给打的吐血重伤了好几年,才传位给自己。



..................



张重回到宴会大厅,里面已经三三二二的聚集在一起交谈,张重没有看见雪依等人,一个人直接找个没有人的角落做了下来,他需要思考需要分析教皇南多刚才说的话更需要把白天的战斗经验好好的总结一下,这是张重从当兵的第一天他的小队长怀恩教给他的,这个习惯他一直保留着。



张重起身往盘子里夹了几片蛋糕,那种薄薄的,上面有一层奶油中间有点红色的樱桃酱,中间夹上几片特制的魔兽烤肉,吃起来绝对的美味。



端起托盘刚刚回到自己的位子,就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当然手中也同样端着一个托盘,见到张重的样子,嘴唇张了几下都没有说出话来。



张重很友好的笑笑,轻轻的把盘子里的面包给对方拨过去一片道:“其实这种自助餐吃没有后,后面自然会有人给加满的,不用急的。”



女孩很想说其实不是这样的,不过转眼间就又是笑容满面,跟着张重走了过去:“怎么顶顶大名的军神沦落到一个人在这吃饭了。”



张重看了眼女孩把口中的食物慢慢的咽了下去,才道:“她们应该还没有来吧,请问你是?”



“呵呵,我是圣光的二公主依丽莎,那个和你打赌的修斯特就是我大哥。”女孩开心的笑笑,好象在赞叹张重又好象在嘲笑她那无知的大哥。



果然张重有些惊讶,这时候那依丽莎微笑着坐到了他身边,那双迷人的长腿轻轻的碰了碰张重,眼波流转,说不出的娇羞,张重身体一僵,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并没有移开。



依丽莎害羞的向四周看看见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这才放下了心来,低声道:“你跟我到后花园来好吗?”说完站了起来,当前走了出去,走了两步微微一回头,娇笑了一下。



张重嘴角挑了挑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大步跟了上去,可是两个人的动作还是被几个有心人看在眼里,心中鄙夷了一下,但还是偷偷的跟了过去。



皇宫的后花园和明亮的宴会厅比起来,显的幽静昏暗,很适合少男少女在一起幽会,好象依丽莎显更加等不及,看见张重一跟了过来,转身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双眼迷离,嘴唇一挑就向张重吻去。



张重微微一笑,眼睛仿佛也在跟着笑,全身都在跟着笑。



不过大手却是反手一抓,轻轻一掰,“嘎巴~~”一声脆响, 依丽莎脸色苍白,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张重道:“你要干什么,我是圣光的二公主,你这人好坏。”说完竟然哭了起来,可是张重的手却没有松开。



“张重你干什么,快放开公主。”几个跟随的人立刻站了出来,在公主的面前即明不是张重的对手,但还是英勇的站了出来,这就他们所说的骑士精神,宁折不弯,至于偷窥的行为自动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