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拉玛苏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四章 拉玛苏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重忽然脸色大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头向灰蒙蒙的天空看去,那里看似空无一物,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有着非常可怕的无形威胁在酝酿翻滚生成着!立刻运出了无双,静心决。



而众人现在也都发现了不对,灰蒙蒙的天空开始电闪雷鸣,而雨却没有见大。



头顶无形的空气仿佛被扭曲卷搓着,有着极其沉闷的声音幽幽的传了出来。这声音直接撞入了人的心扉里,给人以难过得几乎要吐血的冲动!



“走啊!在不走来不及了!”一向不怎么说话的虎五郎突然额头上青筋暴绽!



远处慢慢的出现一个黑点,不急不徐向是在散步一样。



这是一个什么怪物,人首半狮半牛,身上多了双翅膀,四脚上布满了鳞片,而眼睛却是清亮透彻,带着狡猾戏虐的神色。



“走啊!”虎五郎额头上青筋暴绽,他认出了那人首半狮半牛的怪物,他不认为自己能打的过,其中还包括强大的张重,所以他只能冲着张重狂喝道。“骑上小白有多远跑多远!”



“走!”金可汉死死的望着他,眼里的诀别之意分外强烈,还有一种刻骨的怨毒:“有机会替我们报仇!”



张重却面无表情的缓缓抬头,望向了杀机若实质一般凝固的天空当中,手中的错骨惊风微微的颤抖着,并爆发出三寸长的刀芒!



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握刀,忽的拔地而起,直冲那旋涡一样的乌云中。



刺目的白光骤然闪耀全场,那锐利的光芒仿佛要深刺入脑一般,张重眼角的余光最后扫描了一眼大声呼喊的虎五郎,沙尔菲,里斯特,金可汉,他的心中被狂热的兽性所充斥,被那种渴望保护他们的愿望所填塞,因此只能见到这些队友在喊叫着,但是他们究竟喊的什么,却是半个字都听不见。



而纵到空中的张重,仰头带着不甘带着嗜血的狂杀。



全身被浓浓的电光包围,皮肤慢慢的渗出了血迹,张重的刀终于慢慢的向前劈出!



霸道无比,惊天动地。



这是真焰红莲刀中的最后一式“惊天一击,”一旦使出,挡无可挡避无可避,可谓惊天动地,是当初第二代兽王罗迪斯尔特·依南的强力技能!



惊天…一击!



一道金光带着呼啸的狂风骤然的出现在了十余米的虚空当中!



它的周围,骤然出现了无数狂乱的白色电光,直接汇聚在一起,将那个紫黑色的电球强行吞没,最后化作一道直径宽达巨大的炽亮闪电,直击而下!



而身在半空中的张重,则首当其冲!



在失去意识的那刹那间,悬停在半空中的张重只觉得周围风声呼啸,在意识深处,一个人首半狮半牛怪物就站在数百米之外的空地当中,他身处风眼里面,四下叶落旋飞,激荡飘舞,他很怜悯的看着张重。



张重上衣骤然纷飞破裂,散碎成片片焦枯的蝴蝶,兽王空间的小白小灰都感觉到了张重的杀意,欲要脱体而出,择人而噬!张重那双威严猛恶的双目猛然自行张开,直盯了过去!



碎梦刀,一刀两断!



风声,闪电雷鸣声。



我不会死。”这是张重在浑身痛楚的昏天黑地里,一个念头。



“我一定不会死。”



“从我自身的角度来说,我有强大的精神力,能够减力类型的伤害!并且刚刚还施展出了惊天一击的技能!体内更有号称绝对防御的虎啸龙吟,也能抵消大量的伤害!”



“从怪物的角度来说,那顶级的雷系魔法被我所强行打破了一小部分,级技能肯定有反噬的影响,紧接着又被我用碎梦刀这个技能,提前引发了空气中雷电蕴蓄的能量,提前将其威力引发了出来,所以,他的这个需要蓄势的强劲雷击技能,也实际上顶多能发挥出来六到七层的威力!”



“我一定不会死!我一定可以活下去!”



张重骤然在这强烈的痛楚里,张开了眼睛!



风声呼啸。



四下里一片混乱,他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



两片若新月也似的银白色光波交叠在一起旋转着,向自己飞斩过来!



那光波的眼色皎洁如银,所过之处树断岩裂,自有一种无声的肃杀之意!



这光波飞行奇速,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还是远在十丈之外,只是那么略一楞神,就已飞抵眼前!这刹那间,连张重的皮肤,头发。嘴唇都给染上了一层银白之色,他地瞳孔里所呈现的,正是这疾速旋袭而来的可怕一击!



这正是雷系的九阶技能,雷刃!



发出这招式的,赫然竟是那首半狮半牛的怪物!



张重此时浑身上下还在袅袅的冒着烟雾,能够睁开眼皮似乎已经耗费了莫大的气力,哪里还有半点闪避的力气!



只是在这时,忽有一个高大身影从旁边扑上,因为扑来地速度太过迅速。空气中还带出了三四条血痕,挡在了张重的身前!



是虎五郎!



那半月光轮斩中了他高大的身体,开始急速旋转,从背后喷溅着混合了无数碎光断影的血色!直将周围地空气里都染出了惨烈的鲜艳!



张重浑身上下剧烈的颤抖着。他张大了口,似乎想说什么,但偏偏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虎五郎紧紧的抱住了张重地肩头,指甲深深的掐进了他的肉里。痛楚里带了几丝欣慰的眼神锁定了他地瞳孔,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微笑的:



“你活着……就好。”



接下来便没有说下去,也再也说不下去!



那半月光轮已是无声无息地炸了开来!银光似水银泄地。无孔不入地四处消融。但张重地脑海里,一片鲜红浓稠的背景里,却尽是虎五郎那带了强烈痛楚地欣慰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