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兽王召唤师

在魔法大陆,一个少年带着两只召唤兽,进精灵森林,过死亡峡谷,闯登天之塔,一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帝蛮紫金锤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一章 帝蛮紫金锤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虎五郎没有合适的武器,张重也感到有点可惜,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回去就按照五郎的心愿打造一柄重兵器,亏了谁也不能亏了自己身边的人,特别是现在的张重根本就不缺材料。



那毛民首领看见张重双手抱胸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中也有点忐忑不安,都说外面人心难测,难道这个神使对这些东西还不满意,不对啊,按以前的俘虏所说他们应该很喜欢这些东西才对。



张重无意中看见那首领的谨慎脸色,心中一动,淡淡的问道,“你这难道没有重一些的武器 。”



毛民首领开始还不明白张重说的重武器是什么,当张重反复的解释了几遍才明白,抬头想了想才有些不确定的道:“当初有个连我们都不敢招惹的野蛮人过来要屠什么圣兽,结果死在了蛇神的嘴里,它用的武器好象很重,只是一直放在村子门口,神使想要看的话我这就派人去拿。”



张重看见马文等人都很满意的走到了自己的跟前,这才动手把一屋子的装备再次边魔术一样,全部的受到了自己的戒指里,这才示意可以出去了。



几个人走到来时候的部落的门口才发现,毛民首领所说的武器就是几个人没有在意的两个土堆,张重上前拍掉了厚厚的泥土,才看见竟然是两个紫色的大疙瘩。



虎五郎却两眼一亮,上前轻轻的摸了一下,“翁!~”虎五郎心中一震,一种很难言的感觉,仿佛这就是自己等待了很久的武器,当五郎把两个铁疙瘩拿出来之后,众人只能惊叹,更在猜想那个野蛮人究竟是谁。



竟然全部都是由紫玉矿中最珍贵的紫心而铸,虽然是圆形可是有四个棱边锋利如刀,中有一柄,单重二百三十斤,双重就是四百六十斤。



这时候一直在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马文忽然猛的跳了起来,走到虎五郎的身边,小心的摸了摸,才激动道:“没错,就是它。记得我听一个老者讲过一个故事,说是野蛮人的首领紫帝巴斯腾为了寻找突破神级的圣物独自一人闯进刺骨之地,可是就在也没有出来,有人说他成了神,也有人说他死在了毛人的手上,可是这些都是猜测,具体的情况谁也不知道,而野蛮人每年都会派出自己族中的勇士进入刺骨之地寻找线索。”



马文看了眼虎五郎手中紫色武器暗暗羡慕了一下接着道:“而巴斯腾被人称为紫帝就是因为他手中的武器。”



这时候虎五郎已经用最古老的办法滴了一滴自己的鲜血上去,就看见那上面红光一闪。



虎五郎闭着眼睛喃喃道:“帝蛮紫金锤,神器,传说中野蛮人用紫心柔和三千条人类的灵魂而成,要求力量500以上者使用,力量增加200,攻击速度增加百分25,命中目标百分百吸收对方血液而转为自己体力,百分之十二无视对方防御,自带技能:狂舞,全身精力提高,人如陀螺一样,疯狂的旋转着攻击周围十米内的敌人,并附带魔法技能迟缓,混乱。”



“神器”



“竟然是神器”



张重更是为五郎高兴,这下不但虎五郎的实力大涨,就连大秦军都的实力更都跟着提高了一大截。



............



可是现在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暴雨前的宁静,大陆上所有帝国的都收到了教皇的邀请函包括扎尔扼城的也在被邀请之列。



现在整个大陆上都知道了这次兽人进攻的不平常,也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现在无论是哪个国家都放弃了自己私人间的恩怨,一起派出自己最强的战士和统帅前去圣光帝国。



奥古帝国派出去的:是蛇牙军团的斯迪夫和飞鹰军团的基洛。



亚维特岛海港派出的:是蓝色军团的羅羅亞索龍和美女琳沙梅统帅的音格军团。



布雷兰帝国派出的是:圣光军团的罗枷和圣骑士因格。



夏尔帝国派出的是:护国军团的安格斯。



北岗的安格玛帝国派出的是:魔法军团安格斯和王者军团的本森 。



南切特林帝国派出的是:铁骑军团的克拉娜和统帅科兹莫。



扎尔扼城现在没有答复,都在等张重的回来,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派出的是大秦军的统帅张重和副手虎五郎和奥斯达。



帝国之间都在行动,各个学院也在行动,特别是六院邀请赛中的选手,无论是男女都主动参加了自己帝国的部队,但是奥古帝国魔法学院的学生特别是601市的埃德加格恩和鲁依等人更是不惜跋涉的来到扎尔扼城。



这次教皇的邀请函上写的清楚,不光是为了商讨对策,还要选拔一统帅,统一指挥,并且进行一次各国兵种的比武,比武的方式是每人带一百名护卫进行比试,而不是单人间的武勇比试。





.......



几个人怀着喜悦的心情刚出了毛民部落不久,天空就下起了大雨,呼号着夹杂着闪电,不一会地上就浇起了一层水气,几个人只有张重,虎五郎和里斯特的身上淡淡的闪出了黄色光芒挡住了雨水,其余人无不成了落汤鸡。



“看来我们只有先找个地方躲躲雨了。”张重谈了口气,遇见这样的鬼天气谁也没有办法。



森林中本就难辨方向,大雨中这一走,竟然比来时的路上稍稍的偏移了一点,几个人心中也感觉有些不安,路上越来越多的枯树,不时的有黑色乌鸦在头顶嘎嘎盘旋,在往后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上一样,象章鱼吐的墨水一样黑的土地,红色的石头,蜥蜴不时出没的沼泽。



“马文,我们好象走错了。”沙尔菲大声喊道。



张重和虎五郎两个人也是皱了皱眉头,这个地方太诡异了,给人种很压抑的感觉,仿佛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冥界一样。